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六章
  祝豪几乎是被祝潼驱赶到门外的,祝潼虽然行动不便,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祝潼不得不忌惮她三分。

 临走的时候,祝豪还不地大喊:“祝潼你过桥拆板!我不好好跟美女吃饭,反倒去帮你接孩子,这种事情没有下次了!”

 黎绍驰像看戏一样看着这对堂姐弟扯皮,他俩这种乐趣,他已经不是第一回看见。在棠海待得太久,他都习惯了安安静静的小日子,如今突然热闹起来,他觉得脑袋在隐隐作痛。

 祝潼跟她那一众兄弟姐妹的关系都很不错,就算关系不算十分好,但他们对祝潼基本上都是客气而恭敬的,这一点让黎绍驰很佩服。祝潼并不知道,其实他跟她那兄弟姐妹的关系也好的,若有机会,他们也会聚在一起吃顿饭。

 这几年来,黎绍驰跟祝潼见面的机会不多。他知道祝潼努力地避开一切会与自己接触的机会,他亲戚的邀约,祝潼一概谢绝。尽管如此,但黎绍驰基本上出席了祝家亲戚的每一个邀约,就连她家关系很疏远的阿姨娶儿媳妇,他也会到场祝贺。黎家的家教很严,在人前他很少失礼与冒犯,只有碰上祝潼,他才会变得不可理喻。

 祝潼两只脚的伤势不一样。由于小皮靴的跟比较高,受力较大的左脚扭伤了,现在肿了起来;而她的右脚则只是微微发疼,没有什么大碍。

 当她还想追出去跟祝豪耍嘴皮子的时候,黎绍驰将她摁回了沙发。他不用说什么,祝潼已经安静下来,她挥开他的手,神情淡漠地把脸挪到另一边。

 到了晚饭时间,祝恬和黎煜都没有出现在饭厅。饭菜已经端到餐桌,黎绍驰问她:“孩子们去哪儿了?”

 祝潼低头看着手机,她的经纪人正跟她代着游乐场事件的后续。听见黎绍驰的话,她便说:“恬恬可能去喂哈哈了。”

 “什么哈哈?”黎绍驰追问。

 “哈哈是我的狗。”顿了下,祝潼又补充,“是一条牛头犬,养了好几年了。”

 黎绍驰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沉声说:“把它送人,家里不要养狗。”

 祝潼像是听见了笑话,她只是懒洋洋地瞄了黎绍驰一样,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等了片刻,一阵童言稚语由远而近传来。祝潼抬头就看见祝恬和黎煜眉开眼笑地朝饭厅走,她将手机放到一边,然后对孩子们说:“把手洗干净,然后过来吃饭。”

 保姆跟了过去,黎绍驰却叫住她:“莲姐,您不用帮忙,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做。”

 对于黎煜来说,洗手不过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对于祝恬来说,洗手倒是一件有挑战的事情。将洗手挤到手心上,她了几下就用清水冲洗,最后手是洗干净了,但衣袖也掉大半。

 祝潼吩咐保姆拿更换的衣服下来,黎绍驰却对女儿说:“恬恬,自己上去把衣服换了。”

 祝恬有几分不情愿,黎绍驰又催促了一遍,她才肯往楼上走。

 黎煜坐到黎绍驰旁边。刚坐下不久,黎绍驰就觉得鼻尖发,随后就重重地打了个嚏。他用手捂住口鼻,问儿子:“你也去逗狗了?”

 黎煜点头:“对啊,哈哈很可爱呢。”

 黎绍驰接二连三地打着嚏,气还没有理顺,他就催促儿子:“你也去换衣服,快!”

 “爸爸,我刚刚才洗完澡,这套衣服是干净的。”黎煜表示不解。

 黎绍驰还捂着口鼻,他别过脸说:“你先去换衣服,等下爸爸再把原因告诉你。”

 腔困惑的黎煜也跑开后,黎绍驰把窗户和阳台的门都打开透气。他的鼻子很感,受不了特殊的气味,尤其是猫狗那股味儿。残留的气味驱散得差不多,他才将手放下,然后去洗手。

 换好衣服回来,祝恬和黎煜都对父亲那发红的鼻尖充了好奇。祝恬还伸手摸了摸:“爸爸,您是不是跟匹诺曹一样,准备变长鼻子了?”

 黎绍驰很耐心地对孩子们解释了一番。黎煜恍然大悟,他说:“上回我们去动物园,爸爸也是这样打嚏的!”

 他们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祝潼就安静地给孩子们布菜,等他们说得差不多了,她才开口:“恬恬,你爸爸说要把哈哈送走,你愿不愿意呀?”

 祝恬一听就着急了,无论黎绍驰说什么,她都不依。黎绍驰无计可施,最终只能妥协。他叮嘱孩子:“下次跟哈哈玩过以后,记得要洗澡换衣服。”

 无意间发现了黎绍驰一个弱点,祝潼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愉快,就连脚上的痛楚都暂时忘记了。她决定找个日子,放哈哈屋里游一圈,或者逗完哈哈不洗澡就窝到上睡觉,想到黎绍驰嚏打个不停的模样,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其实祝潼的笑声很轻,正在埋头吃饭的孩子们没有察觉,唯独黎绍驰,用不带任何情绪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她竟然觉得那一记目光里包含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祝潼的脚还包扎着,两个孩子不敢打扰她,因而都着黎绍驰到娱乐室玩电玩。祝潼独自回了房间,她缩在贵妃榻上歇了半晌,而后才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

 把垂下来的长发都盘起来,祝潼就把外衣掉。低头看了眼了纱布的左脚,她有点苦恼。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男声突兀地响起:“需要帮忙吗?”

 习惯了一个人待着,祝潼进了卧室就很随意,通常连浴室和衣帽间的门也懒得关上。看见黎绍驰倚在门边,她便站直了身体,挑衅般地说:“好啊。”

 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的低短款背心,祝潼那优美的身体曲线便展在黎绍驰眼前。黎绍驰的眸微微变了一下,接着就朝她走过去。

 看着黎绍驰一步一步地走近,祝潼莫名地感到迫。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黎绍驰并没有受到影响,他掐着她的,干脆利落地将她托到盥洗台上。

 身体猛地失衡,祝潼本能地将手扶在黎绍驰的肩膀,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手已经放在她的纽扣上,随时准备解开。

 祝潼立即摁住他的手,咬着牙质问:“你干什么?”

 她的手很凉,黎绍驰的手背也泛起了凉意。他停住了动作,薄轻轻动着:“你不是需要帮忙吗?”

 祝潼用力挥开他的手:“谁让你我的子?我只需要你洗浴缸、放热水,还有拿衣服!”

 她的脸颊泛着一层轻薄的绯红,脸红的原因不知道是因为情绪激动,还有别有缘由。黎绍驰观察了数秒,随后松开了手,默默地转身去清洗浴缸。

 黎绍驰在浴室里忙碌,而祝潼就坐在盥洗台上晃着腿。当浴缸的水差不多放够了,他从楼下找来两个保鲜袋,将她的左脚一层一层地起来。

 他半蹲在自己跟前,表情认真地做着这种纡尊降贵的事情,祝潼泛起怪异的感觉。她无意识地动了动左脚,黎绍驰避开她的患处,稳稳地固定着她的脚,继续着保鲜袋。他没有抬头,只说:“等下把左脚支在浴缸外面,尽量不要。”

 将这些事情做完,黎绍驰就走出了浴室。祝潼依照他的方法,马马虎虎地洗了个澡。

 虽说是洗得马虎,但祝潼却在浴室里待了大半个小时,她从浴缸里出来时,水温已经很低。她穿好睡袍出去,黎绍驰正倚在上看着平板电脑。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衣袖挽起,出小截结实的手臂。他的姿势尚算优雅,但祝潼二话不说就把巾砸过去:“你有没有搞错,没洗澡就上我的!”

 黎绍驰堪堪地躲过她的袭击,把那条半巾扔到地板后,他才抬眼看了看她:“斯文一点。”

 祝潼像被踩中了尾巴,她沉着脸,冷冷地说:“我就是这么鲁,什么斯文、什么温柔,你找鬼要去!”

 听了这话,黎绍驰终于从上坐起来,他将平板放下,长臂一伸就将祝潼拽到自己跟前。

 被黎绍驰这么一拽,祝潼便狼狈地跌坐在他腿上。左脚脚踝的位置传来尖锐的疼痛,她死死忍住,不愿在此际出软弱的样子。

 黎绍驰掐住她的后颈,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再说一遍试试。”

 卧室里的气氛瞬间剑拨弩张,他们维持了整天的表面和平,终于在此刻土崩瓦解。

 祝潼倒是笑了,她眼波转,映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那模样明至极:“你让你找鬼要去。”

 黎绍驰的手指越收越紧,而祝潼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看着他扭曲的表情,她的笑容更冷:“要是一遍不够,我可以再说十遍!”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的留言为嘛这么少呢,我还打算明天双更哒,你萌这样打击我的积极真的好吗?

 嘤嘤嘤嘤,来留言嘛,一个人码字很累很孤单哒…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