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二十一章
  提及祝淇,她们的心情都会变得分外沉重。徐依怀不忍看见祝潼伤心,因而快速转换了话题:“最近为表姐夫伤透了脑筋,工作室那边,你还兼顾得了吗?”

 息影以后,祝潼创立了一个自主内衣品牌,并在琼京中心商业区内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她的本科专业就是时装设计,在校时已经小有成绩,往后在娱乐圈待过几年,对于品牌的包装推广以及渠道资源的搜寻,她可谓得心应手。时至今天,她所创立的品牌在圈子内开始小有名气,而工作室的规模已经扩大了好几倍。

 除了孩子,这个工作室就是祝潼的心血所在。她告诉徐依怀:“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去了,家里的事情忙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思顾这些。”

 徐依怀笑着说:“怕什么,青姐会帮你打理好的。”

 午饭时间,江誉行就回来陪徐依怀吃饭。看见祝潼和黎煜,他笑着说:“原来家里这么热闹。”

 祝潼说:“我来陪陪你老婆,她快被你闷出病来了。”

 江誉行跟徐依怀相视而笑,看见她那甜美的笑容,他低头就想吻上去。

 在旁的祝潼重重地虚咳了声,提醒那个正情难自的男人:“有小孩子在,你们能注意一下影响吗?”

 听了这话,徐依怀立即将江誉行推开,随后一脸娇涩地别开脸。

 江誉行转头,这才发现窝在角落玩耍的黎煜。他微微扬起嘴角:“小鬼!”

 黎煜不确定地问:“您在叫我吗?”

 徐依怀不地掐了他一下:“别吓着煜煜。”

 祝潼对儿子说:“煜煜,叫表姨夫吧,刚才你翻的图册都是他的。”

 江誉行过去抱他,端详过他的小脸后说:“真的跟小恬恬长得很像,如果是女孩子,肯定就一模一样了。”

 黎煜虽然人小鬼大,但终究是个孩子,很享受被宠溺。被江誉行抱起,他就自顾自地抱住江誉行的脖子。

 这对准父母应该想孩子想疯了,他们轮拿黎煜过一把当爸妈的瘾,最后也把黎煜哄得很高兴。

 “我们到外面的餐馆吃饭吧。”江誉行提议。

 黎煜第一个赞成,他说:“我要吃意大利面。”

 徐依怀没有异议,而祝潼只看儿子的意愿,因而江誉行的提议就全票通过。

 出发前,江誉行对祝潼说:“表姐,叫上我们的表姐夫吧。”

 祝潼犹豫着,黎煜则直接问江誉行拿手机:“我知道爸爸的手机号码,让我来叫。”

 黎绍驰抵达约定餐厅的时候,大家都在等着他,他致歉:“刚才我手头上有点事要忙,久等了。”

 徐依怀连忙说:“没有关系,我们也是刚到的。”

 徐依怀和江誉行的婚礼,黎绍驰没有参加。今天他才正式跟江誉行见面,祝潼为他们介绍对方,黎绍驰跟他握手:“幸会。”

 江誉行站起来跟他握手:“久仰。”

 这所餐厅是江誉行朋友名下的,他们点完餐后,餐厅的经理就替老板给他们送上一瓶年份正好的葡萄酒,并祝他们用餐愉快。

 经理正想开酒,祝潼就说:“别开了,我们不喝葡萄酒,换果汁吧。”

 徐依怀说:“他俩是司机不可以喝,煜煜是孩子不可以喝,我是孕妇不可以喝,不过潼姐你可以喝呀。”

 黎绍驰的眼睛往徐依怀那方看了下,边挂起了微笑:“怀怀要当妈妈了?”

 徐依怀点头,她笑得眉眼弯弯的,身上带着将为人母的恬静和从容。

 餐厅供应的果汁是鲜榨的,正好黎煜口味,他喝了好几杯,不一会儿就要上卫生间。黎绍驰担心儿子迷路,于是陪他一起去。

 江誉行正好有需要,他轻声跟徐依怀代了一声,接着也走出了包间。

 包间的房门被关上后,徐依怀对祝潼说:“表姐,我看表姐夫对你也没有很糟糕,你真不考虑把真相告诉他吗?”

 祝潼回答:“不是我不想告诉他,而是告诉他没有意义。怀怀,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状态也好的,虽然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难熬了点,但是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我没什么好奢求的,我就希望恬恬和煜煜都健康快乐地长大。”

 徐依怀着急了,她追问:“那你自己呢?”

 祝潼叹气,她低声对徐依怀说:“孩子们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怀怀,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黎绍驰。我真不想把事情得太复杂,淇淇已经不在了,我没有必要再提这些陈年旧事。”

 话已至此,徐依怀也没有什么好争取了。她点头,很郑重地保证自己不会透半字。

 那边的两个大男人和一个小男孩正走在走廊,江誉行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对黎绍驰说:“表姐夫,我有个难题想请教你。”

 黎绍驰笑了笑:“请教不敢当,说出来探讨一下吧。”

 “怀怀正怀着孩子,这种阶段不适合接触猫狗,她虽然愿意为了孩子送走鸵鸟蛋,但经常都闷闷不乐,老是想着她的猫。”江誉行苦恼地说,“我一直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黎绍驰说:“你可以让她养电子宠物。”

 江誉行觉得可行,目崇拜地看了他一眼:“难怪怀怀说你才智过人。”

 被赞美的黎绍驰并无喜,他说:“没有。你的难题恰好也是我的难题,这方法是我想了一个上午才想到的。”

 午餐过后,他们各自归家。临走时,祝潼叮嘱徐依怀:“你怀着孩子,做什么事情都要注意一点,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要及时看医生。”

 “知道了!”在座副驾驶座上的徐依怀向他们挥手告别,“下次记得带上恬恬过来看我们。”

 江誉行对徐依怀全程关怀备至,黎绍驰都看在眼内。回想起祝潼怀孕的时候,他跟她碰面的次数可以用十个指头数完,别说照顾,他甚至基本的问候都少有。他正想着事,回家的路上,他一直沉默,直至黎煜唤他,他才应声:“怎么了?”

 黎煜说:“明天我就要上幼儿园了,妈妈说给我买一个新书包。”

 从棠海回到琼京后,黎绍驰开始为注册新公司的事务忙碌。这两天他正寻找着合适的办公写字楼,今早他看上了市内中心商务区的一栋写字楼,已经让人着手处理,因而他现在落得空闲。儿子说要买新书包,他就陪他们继续逛街。

 男孩子买东西向来不纠结,黎煜在商场里逛了一会儿,就选中了自己喜欢的书包。

 得到新书包的黎煜十分兴奋。他把新书包背上,兴高采烈地跑在前头。祝潼担心他会撞到行人,一直叮嘱他不要跑那么快。

 黎煜这种状态是典型的精力过剩,他不跑不跳就会憋得难受。听见母亲的话,他便重新折返,乖乖巧巧地跑回他们跟前

 祝潼和黎绍驰虽然肩并肩地走着,但动作却不亲密,黎煜好奇地问:“爸爸妈妈,你们逛街的时候为什么不牵手呢?我刚刚看到小表姨和表姨夫总是牵着手的。”

 祝潼愣了愣,而黎绍驰却动作娴熟地将手伸了过来,稳稳地扣住她的手指。

 见状,黎煜贼笑着跑开,那小身影一蹦一跳的,十分可爱。

 离开孩子的视线,黎绍驰仍然没有松手。祝潼表面上很平静,但内心却有几分不自在。她随便找了个话题,缓和一下此时的尴尬气氛:“下周回大宅看你爷爷和爸妈,我们要买什么礼物比较好?”

 “这几年来,你跟他们相处的时间比我要多,该买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黎绍驰漫不经心地说。

 祝潼装作听不懂这弦外之音,她回答:“你也不清楚买什么,那就随便买点。”

 虽说是随便买,但也不随便了。他们在百货商场逛了一下午,离开的时候载而归。购物最多的人肯定是黎煜,祝潼巴不得把这几年缺失的母爱全部补回来,只要儿子软声软气指着玩具唤她一句妈妈,她就什么都乐意买了。

 对于这种过分溺爱的行为,黎绍驰不止一次提出异议,而祝潼总是轻轻巧巧地挡了回去:“要是恬恬指着玩具跟你撒娇,我就不信你不会掏钱!”

 黎绍驰无言以对,最后只能由她去了。

 离开百货商场后,他们直接到幼儿园接祝恬。妈妈爸爸一起到幼儿园接自己,祝恬本身很高兴的,但看见后座堆了购物袋,她的脸就由晴转了:“你们悄悄地带煜煜去买玩具,你们偏心眼!”

 祝恬差点就哭了起来,幸好祝潼早有准备,她把车尾箱打开,然后带着女儿过去看:“什么偏心眼呀,你的玩具都在这里。”

 车尾箱里堆着花花绿绿的玩具,祝恬伸手翻了翻,接着才破涕为笑。

 黎煜和祝恬都上了幼儿园以后,祝潼每天都回工作室处理事务,黎绍驰计划于近期在琼京立稳根基,从早到晚都忙得不可开。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终于走上了正轨,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偶尔也会被小只小鬼飞狗跳的。而孩子们折腾的唯一好处,就是祝潼和黎绍驰都没有多余的力气吵架了,每天他们不仅要为各自的事业奋斗,回家后还要跟祝恬和黎煜斗智斗勇,稍有一点松懈,这两个孩子就闹得无法无天的,那破坏力更是不容小觑。

 转眼间就到了回黎家大宅看望长辈们的日子。这天清晨,兴奋得无法入眠的祝恬就跑到主卧敲门,黎绍驰很快被吵醒。他下开门,不料祝恬就趴在门板上,房门一打开,她的身体就随着惯性向前倾,幸好他眼疾手快地揪住女儿的衣领,否则她的鼻子铁定会摔扁。

 黎绍驰心有余悸,他抱起祝恬,耐心地教导:“下次不许趴在门板上,记住没有?”

 祝恬用地点头,过后她问黎绍驰:“爸爸,妈妈是不是还没有起?”

 越过屏风,黎绍驰抱着女儿走到尾:“对啊,你妈妈是大懒猪,你不要学她。”

 “不不不!”祝恬跟祝潼一样护短,她拉扯着父亲的耳朵说,“妈妈才不是大懒猪!”

 沉默了半秒,黎绍驰问:“那妈妈是什么?”

 祝恬的眼转了转,而后伏在他耳边说:“妈妈是睡美人,爸爸是王子,王子可以吻醒睡美人!”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