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三十一章
  祝潼话音未落,黎绍驰就抱着被浴巾包裹着的祝恬从浴室里出来。他状似无意地看了祝潼一眼,接着与她擦肩而过。

 对于黎绍驰那一眼,祝潼没有多想,她继续对蒋青青说:“反正简简那边还没有跟我们签约,你明天帮我出一份通知涵给他们。”

 蒋青青罕见地语,沉默了数秒,她才说:“这不太好吧…”

 黎绍驰正帮祝恬穿衣服,祝潼干脆把女儿交给他。她一边走回卧室,一边问蒋青青:“哪里不太好?有什么不太好?我虽然生完孩子,但身材还是保持得不错的好吗?”

 “我当然知道你很好。”蒋青青犹犹豫豫地说,“现在你老公回来了,你不用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吗?”

 祝潼说:“他贵人事忙,为了这点小事,我不敢打扰他。”

 蒋青青并不是这样认为,她试着说服祝潼:“这次你做的不是普通模特,而是内衣模特,你也不考虑清楚吗?”

 “我这是为艺术献身。”祝潼说,“况且我是为自己的品牌献身,值得!”

 跟祝潼合作这么多年,蒋青青清楚她的脾,如今祝潼立场坚定,就算自己说得再多,她也听不进去的。蒋青青沉了下,接着对她说:“那好吧,我先草拟一份通知涵,如果你改变主意就告诉我吧。”

 跟蒋青青聊完以后,祝潼捏着手机,一抬头就看到倚在门边的黎绍驰。黎绍驰看着她,那眼神有点奇怪,她被他盯得很不自在,于是问他:“看着我干嘛?”

 黎绍驰问她:“模特为什么不用简简?”

 祝潼随口应他:“谈不拢。”

 黎绍驰执意追问底:“什么谈不拢?”

 祝潼回答:“价钱。”

 黎绍驰站直了身体,他问祝潼:“差多少?”

 “什么差多少?”祝潼被他问得发懵。

 黎绍驰说:“你不是缺资金吗?差多少,我拨给你。”

 祝潼没好气地说:“你才缺钱!”

 黎绍驰用公式化的口吻说:“既然不缺钱,那就把简简请过,新俊娱乐那边要加多少钱就加给他们。”

 “新俊你家开的?干嘛这么卖力地替他们谋福利?”祝潼质问。

 黎绍驰无视祝潼的敌意:“不就是两个钱吗?又不是没有,何必得这样劳心劳力。”

 将手机随手扔到上,祝潼有点烦躁:“不是给不给得起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他们现在摆明就是坑我,世界上又不是只有简简一个艺人,为什么就非她不可?”

 黎绍驰的嘴角微微下沉,几次言又止。

 半躺在软塌上的祝潼斜眼观察着黎绍驰的神色,虽然他看上去还是很平静,但她倒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应该不像他表面上那般舒。她坐直身体,问他:“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不舍得让别人也一眼福吗?”

 “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管不着。”黎绍驰的态度还是那般淡漠,说话那语气像是讨论一件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

 “是啊。”祝潼又开始烦躁,她从软塌上站起来,“我要做什么你也管不着,以后你别问东问西的,烦人!”

 话毕,祝潼就往浴室走去,刚迈开脚步,她就听见黎绍驰说:“你以为我想问吗?我是担心你丢我的脸,你又不是二十刚出头的小姑娘,还做什么内衣模特。”

 不等黎绍驰说完,祝潼就狠狠地砸上浴室的门,把那把可恶的男声阻隔在门外。

 祝潼亲自为下一季新款担任模特的消息很快传开,工作室里的员工,就连清洁的阿姨都颇感期待。息影之前,祝潼接拍过的电影,连-的镜头都不多,现在她却要把尺度放得这么宽,实在让人惊讶。

 徐依怀不知道怎样也得到了消息,祝潼就到她的来电,她第一句就问:“潼姐,你又跟表姐夫呕气了吗?”

 祝潼听得莫名其妙,细问之下,她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对徐依怀说:“我才没有这么无聊。”

 “那你真跑去做内衣模特吗?”徐依怀的语气中掩饰不了惊讶。

 “有什么问题?”祝潼问。

 斟酌了一下,徐依怀才说:“表姐夫没有意见?”

 祝潼笑了笑,她问:“你觉得他会有什么意见?”

 徐依怀“唔”了几声,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祝潼主动转移话题,她翻了翻手边的稿件,同时对徐依怀说:“我这边有几款感的内衣,特别适合你,过两天我给你带过去。”

 “感内衣才不适合我!”徐依怀娇嗔。

 祝潼调戏她:“适不适合你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老公会很喜欢。你隔个三五天就穿一次给他看,你肯定高兴得心花怒放。”

 徐依怀虚咳了一声,接着说:“你确定你真想让我老公心花怒放吗?我怎么觉得你更希望憋死他呀?”

 祝潼笑骂:“白疼你了,居然帮着那男人也不帮我。”

 徐依怀反驳:“哪有!我明里暗里都有帮你教训他的!”

 祝潼哈哈大笑,跟徐依怀聊了一会儿,她的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自从确定了模特等相关事宜后,祝潼的工作相对轻松起来。趁着手头上的事务不多,她便提前了半个小时离开工作室,到幼儿园接孩子们。出发之前,她跟黎绍驰打了声招呼,以免他到幼儿园白走一趟。

 看见祝潼的时候,祝恬和黎煜都十分高兴。祝恬如常着她去外面的餐馆吃饭,祝潼本想答应,但想起黎绍驰的话,她又拒绝了。

 他们到家时,黎绍驰还没有回来。孩子们在客厅看少儿节目,祝潼就提着一大袋内衣往楼上走。

 袋子里装着下一季的新款内衣以及给徐依怀的感内衣,祝潼拿出小剪刀把标牌全部剪掉,随后打算让佣人帮忙清洗。

 黎绍驰走进卧室的时候,入目的全是各式各样的内衣。房内不见祝潼的踪影,他随手勾起一件黑色的镂空绣花内衣,看见自己的手指在那块半透明的料子间若隐若现,他手背上的青筋开始隐隐地跳。

 作者有话要说: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