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三十三章
  拍摄的时间初定于下周六,这就意味着祝潼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去修身塑形。祝潼让小助理找了一位口碑很好的瘦身老师,让她替自己定制一个可行的计划。

 瘦身老师建议祝潼控制饮食,同时根据她的情况为她量身定制了一个程表。每个晚上,她都会定时到健身会所锻炼。

 起初的三两天,祝潼浑身的肌都酸疼不已,尤其是腹的位置。一觉醒来,她躺在上根本使不上力,只得低声下气地让黎绍驰把自己拉起来。

 黎绍驰没有乘机取笑她,他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找来一支药膏给她,同时建议她让瘦身老师降低训练强度。祝潼原本打算听他的话,但转念一想,她又咬着牙坚持下来。

 由于祝潼连续几天都很晚才回家,家里两个孩子开始不,都闹着要跟她一起出门。祝潼很无奈,她对孩子们说:“妈妈有事要忙,再过几天,我就每天晚上都早早地回来跟你们玩。”

 黎煜倒是很好哄,但祝恬被纵得多,任祝潼怎么劝说也要抱着她不肯松手。祝潼捏着她的脸蛋,真觉得好气又好笑:“你不是很喜欢黏着爸爸的吗?快,抱他去!”

 祝恬用力摇头,环在祝潼脖子上的手箍得更紧:“我要妈妈。”

 祝潼不知道怎么哄她才好,最后只得说:“那就跟着来吧。”

 黎煜立即话进来:“我也去!”

 祝潼不能拒绝,否则就太过偏心眼了。她微微叹气,接着说:“没问题。妈妈先跟你们说明,等下可不能闹着走,要是谁闹着走,我回来就打谁的股。”

 谈妥以后,祝潼就让他们回各自的房间换衣服。孩子们跑开了,黎绍驰就问:“你一个人应付得了吗?”

 眼看他一脸怀疑,祝潼马上说:“肯定可以。”

 黎绍驰问她:“你还真相信恬恬会不闹别扭?”

 听他这样说,祝潼又有点担心,毕竟她等下真没有时间照顾她,只能让会所的女职员帮忙看管。她问黎绍驰:“你去不去?”

 “不了。” 黎绍驰说,“我有事要忙。”

 祝潼“嗯”了一声,从沙发站起来了的时候黎绍驰告诉她:“我妈今晚去福盛吃饭,你带他俩去吧。”

 祝潼不得不承认,黎绍驰很多时候都比自己考虑周全。福盛酒楼就在祝潼健身会所的旁边,倘若祝恬真闹起来,她尚且可以找婆婆救急。

 然而今晚祝恬非常听话,她答应过不闹别扭,确实就没有闹别扭。祝潼带着孩子们离开健身会所时还不算晚,想到婆婆在隔壁的酒楼吃饭,因而就给她拨了通电话,好让她跟孙子和孙女说说话。

 张青霞正想让司机过来接她回去,接到儿媳妇的来电,因而便约她到酒楼前庭见面。

 一看到自家,黎煜和祝恬都跟她撒娇,乐得张青霞合不拢嘴。祝潼问她:“爸没来吗?”

 “没呢,今天是个好日子,家里几个亲戚都办喜事,我们只好分开出席。”过后,张青霞问祝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吃饭的?”

 “黎绍驰说的。”祝潼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司机的踪影,因而提议送张青霞回大宅。

 张青霞却说:“不用了,来来回回太麻烦,你早点带孩子们回家休息,别耽搁休息。”

 距离司机到场还有二十来分钟,张青霞就带着祝恬和黎煜去对面的西饼店吃蛋糕。两个嘴馋的孩子埋头大吃,而祝潼和张青霞便坐在卡座上闲话家常。

 她们婆媳二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黎绍驰,即使祝潼有意转移话题,张青霞还是会把话题绕回来。

 把黎绍驰的近况问了一遍,张青霞终于切入正题,她问祝潼:“最近你们还好吧?”

 祝潼自然不敢说不好,她笑了笑,说:“还不错。”

 张青霞佯装生气,她故意板起脸说:“你跟绍驰都一样,就知道敷衍我。”

 祝潼很无辜,她说:“我们又没有大吵大闹,难道还不算好吗?”

 “当然不!”张青霞嗔道,“做夫就要有做夫的样子,恩恩爱爱的才行呀,貌合神离的有什么意思。”

 话匣子打开以后,张青霞便开始说教,一直说到司机来接。上车之前,张青霞还低声问她:“对了,你还没有带绍驰回娘家对吧?”

 祝潼微微一怔,随后旋即恢复过来:“是的。”

 张青霞叮嘱:“尽快找个时间吧,老是这样拖着,你爸妈还以为我们摆架子呢。”

 到家以后,祝潼还是感到头晕脑,脑子里都着一些莫名其妙的夫相处之道。

 看见祝潼一副呆滞的模样,黎绍驰问她:“真被恬恬闹腾了?”

 祝潼摇头:“没呢,今晚跟你妈聊了一会儿。”

 他们这么晚才回来,黎绍驰已经猜到他们跟张青霞见过面了。他应了声,接着又问:“被训话了?”

 祝潼横了黎绍驰一眼,突然觉得他早有预谋,要不是他,她根本不会听了这么久的婆婆经。

 祝恬和黎煜过去健身会所,之后就没有再着祝潼。祝潼觉得两个孩子肯定被闷坏了,往后要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他们也不会再要求跟自己一同前往会所。

 在祝潼的坚持下,她的修身计划还算有点成果。拍摄的前一个晚上,杜远约她去吃饭,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对于祝潼的拒绝,杜远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他已经习惯。他问明原因,才知道祝潼即将要为自己的品牌担任模特。沉了下,他说:“那我们不吃饭好了,今晚九点半,老歌酒吧怎么样?”

 祝潼问他:“去酒吧干嘛?”

 杜远告诉她:“几个老同学知道我回国,一直约我出来见面。我想周五大家应该都有空,干脆就约一起聚吧,反正都认识。你们系里的蔡茵茵,她也刚从佛罗伦萨回来,我记得你俩以前很要好的,难得她回来一次,你就过来见见她吧,顺便跳跳舞,这比你不吃东西要有效。”

 祝潼有点惊讶:“茵茵回来了?她怎么不找我!”

 杜远说:“她前天才回国的,应该还没有安置下来吧,她暂住的地方跟杜家那宅子很近,昨天碰上就聊了几句。”

 蔡茵茵是祝潼大学时期的挚友之一,毕业以后,她就到弗罗伦斯继续深造,四年前跟一个留学生在当地结婚,往后就很少回国。这两年来,她们都工作繁忙,联系渐渐变少。祝潼确实很想跟她见面,因而就答应了杜远。

 每周周五,祝潼都会把车子开到汽修行做清洁保养。出门的时候,她让司机送她到老歌酒吧。黎绍驰看她化了妆,不像去健身会所的样子,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

 杜远向来喜欢热闹,他没有进包间,只要了一个近舞池的位置。祝潼到场时,他亲自到门口接她进来,引得在座众人起哄。

 见了祝潼,蔡茵茵立即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们兴奋地抱在一起,蔡茵茵说:“我想死你了潼潼。”

 祝潼笑骂:“骗人!你要是真想我,就不会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我了。”

 今晚到场的老同学有六位,他们就算不曾深,但基本上都是互相认识的。大家嘻嘻哈哈的,不一会儿就络起来。

 祝潼跟蔡茵茵坐在一起,她俩刚坐下就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即使久未见面也不觉生疏。杜远伸手在她们桌前敲了敲:“我们这是同学聚会,不是闺蜜聚会,你俩说悄悄话也太不够意思了。”

 众人笑着附和,有人对祝潼说:“祝潼,你还在拍电影的时候,我还能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新闻,现在你不拍电影,我就没有听过你的消息了。”

 当焦点转移到祝潼身体,大家都来劲了。他们的问题无非是她为什么要息影、最近的新动向,以及她的婚姻与家庭。祝潼虽然不喜欢被问长问短,但大家都是老同学,她也不能不给面子,只好简单地带过。

 杜远很快就帮祝潼解围,他提议:“我们去跳跳舞吧,聊天什么的,晚点再来。”

 一群人闹哄哄地奔向舞池,祝潼感激地看了杜远一眼。杜远捉住机会,顺势将手伸过去:“赏脸吗?”

 祝潼笑了,随后把手搭到杜远手里。

 祝潼和杜远的舞都跳得很好,从爵士到恰恰,他们都配合得很好。杜远对她说:“你的风采还真是不减当年。”

 “没有,”祝潼的语气里有几分叹息,“我觉得自己老了,以前跳两个小时都不气,现在跳二十分钟就跟不上节奏。”

 “这是因为你没有吃饭吧。”杜远笑她,看见她额角渗着薄汗,于是就带她回座位休息。

 杜远要了一杯威士忌,他问祝潼:“你喝什么?”

 祝潼说:“苏打水。”

 杜远问她:“你还真不喝酒了?”

 祝潼回答:“不喝了,身酒气回家,对孩子们的影响不好。”

 这话让杜远非常怀疑,他挑起眉角:“真不是因为被黎绍驰住的吗?”

 “他得住我吗?”祝潼斜眼看着他。

 杜远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这我就不清楚了。说话,黎绍驰真不介意你做内衣模特吗?”

 “明天就要开拍了,你觉得他介意吗?”祝潼反过来问他。

 “那他可真够大方的。”杜远意味深长地说,他微微地眯起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们聊了片刻,其余的人就闹哄哄地回来,同时还带来了一个浓妆抹的女人。祝潼起初以为自己不认识她,细看以后,她才发现那人正是叶佩。

 一个男同学对祝潼和杜远说:“刚才在舞池撞上了叶佩,真是巧啊!”

 跟其他人比起来,叶佩算得上鹤立群,她穿了一身火红色的抹连衣裙,脚下踩着黑色的高跟皮靴,衬得身材玲珑有致。她娇娇媚媚地笑起来,说话时声音甜得发腻:“对呀,我是特地过来跟大家喝一杯的。”

 叶佩的长相本身就非常漂亮,在大学的时候,她的光环总是被祝潼下去,任谁提起设计系的美女,首先想到的总是祝潼。她向来看不惯祝潼,刚才听说祝潼也在,她便特地来看看祝潼。一见祝潼衣着平平,发型普通、妆容清淡,连角的彩也褪掉小半,她就得意起来。祝潼旧时再美又如何,美到最后才算是赢家,现在的祝潼根本就比不上自己。

 杜远继续要人拿酒过来,席间只有祝潼喝着苏打水,叶佩就说:“祝潼,你怎么喝这个?该不是担心老公不喜欢吧?”

 祝潼懒洋洋看了她一眼,只是微笑。

 某个男同学话:“我想她老公不是不喜欢,而是因为心疼祝潼吧,喝醉了可不好受呢。”

 叶佩看向祝潼,状似无心地说:“前段时间,我不知道听哪个同学说过,你和你老公的关系很差。当时我就反驳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有男人不对你死心塌地呢,你说对吧?”

 这话听起来非常刺耳,祝潼终于知道叶佩是特地过来找茬的。大学的时候,叶佩暗地里中伤过她多少次,她都心里有数,不过没有追究罢了。叶佩那些不入的小手段,祝潼还不屑浪费时间教训她,以免变成跟她一样的小心眼。

 这么多年不见面,祝潼还以为她肯定会变得成一点、大气一点,不料她根本没有进步,还是跟以前那样心狭窄。把高脚杯放下,祝潼淡淡地说:“对啊。”

 叶佩扬着下巴,语气有点不屑:“话说回来,你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请同学校友喝过喜酒,你老公怎么忍心这样委屈你,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的系花呀。”

 杜远虚咳了声,再次替祝潼解围:“祝潼跟她老公都很低调,场面这种东西,没什么好在意的。”

 蔡茵茵也说:“你让潼潼应付这么多宾客,还要场子地微笑敬酒,还不如让她去死。”

 祝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她的手指在杯壁打转,等蔡茵茵说完,她才抬头:“你好像对我老公很感兴趣,要不这样吧,我把他叫过来,好让大家也认识认识吧。”

 作者有话要说: 黎叔,有人欺负你老婆…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