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三十四章
  在座大部分人都知道祝潼的丈夫就是黎绍驰,至于祝潼和黎绍驰低调结婚的原因,大家都很自觉地想到是祝淇的原因。听了叶佩的话,他们都有默契地沉默,以免怒祝潼。

 尽管他们是老校友,但叶佩跟在座众人都不是一个圈子内的,她所知的事情都是道听途说,再自己加以想象,最后就成了所谓的事实。她没想到祝潼能够如此平静,甚至还让自己的丈夫过来小聚,祝潼这么坦,反而让她更加不:“好啊,我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男人这么有福气。”

 这句话从叶佩口中说出,祝潼更是觉得讽刺意味十足。她没说什么,只是从包里拿出手机拨给黎绍驰。当黎绍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祝潼就柔声问他:“老公,你在干嘛?”

 那头的黎绍驰明显地怔了怔,他没有回答,只问:“你在哪里?”

 祝潼的声音更轻柔了,她说:“我在老歌酒吧,你要不要过来?”

 听着祝潼情意地跟丈夫通话,叶佩心中不泛起一丝怀疑,难道他们的关系真不是像传言说的那么差吗?

 黎绍驰赶到酒吧时,祝潼正懒洋洋地倚着椅背,嘴角扬着一抹浅笑。她的邻座坐着一男一女,女的他不认识,而那个男人,他不久前才见过,就在那家私房菜馆的巷子里。

 这男人开着小跑经过时,黎绍驰只觉得很眼,后来回想才记得,他曾经在那份调查资料上见过祝潼这位传说中的男友,杜远。如果他拿到的资料没有失误,那么这个杜远顶多算是追求祝潼的男生,根本算不上她的男友。

 杜远所坐的位置正好面向着黎绍驰走来的方向,他率先发现黎绍驰的踪影,于是转头对祝潼说:“你老公来了。”

 祝潼抬头的同时,在座的众人也不约而同地看向黎绍驰,叶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喃喃地说:“黎总监?”

 大家招呼黎绍驰坐下,蔡茵茵原本想把自己的座位让给黎绍驰,杜远却说:“坐我这边吧。”

 话毕,杜远就把自己的位置腾出来,让黎绍驰坐在自己与祝潼之间。祝潼看了杜远一眼,无声地警告他不要说话。

 杜远装作没有看见,挪开视线,随后对黎绍驰说:“喝什么?威士忌怎么样?”

 黎绍驰拒绝:“不了,我等下要开车。”

 杜远微微一笑,接着对祝潼说:“你老公名声在外,我们都认识,不过我们这些小人物,你老公可没听说过,你不给他介绍一下吗?”

 闻言,祝潼便逐一把他们介绍给黎绍驰认识。介绍到叶佩的时候,叶佩笑盈盈地对她说:“不用把我介绍给黎总监了,我们前不久才合作过,他应该还记得我。”

 黎绍驰淡漠地说:“抱歉,我没有印象。”

 叶佩睁大了眼睛,她说:“我是佩佩,是S&U的首席设计师。”

 定眼看了她几秒,黎绍驰才说:“跟我合作过的设计师太多了,我只记得几位特别优秀的。”

 看着叶佩的脸部肌正隐隐扭曲,蔡茵茵忍不住轻笑了声,她帮腔:“叶佩,你也别怪黎大哥,毕竟人家已经结了婚,实在不应该记住没什么相干的女人。”

 蔡茵茵说得怪腔怪调的,听起来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众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因而也嘻嘻哈哈地附和,只有叶佩恼羞成怒,脸部肌扭曲得更加厉害。

 杜远抿了一口酒,突然意味不明地说:“把人忘了也无伤大雅,要是把人认错,那麻烦可就大了。”

 祝潼听出杜远话中有话,她的呼吸一窒,连心跳的频率都变了。幸好黎绍驰还是一脸平静,似乎没有往深处想。今晚做东的是杜远,她也不想把场面得太难看,更不想大家在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于是就亲自打圆场:“年纪大了,记不好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几年没跟老同学见面,很多人只记得名字,但是老想不起样子。”

 蔡茵茵顺势转移话题,说着说着就聊到了一个老同学整容后被老公发现,现在正闹得很僵。

 叶佩没想到祝潼没有丢脸,反而自己出了洋相,她很不甘心,找准机会又来找茬:“当明星整整容也没有什么发现,怎么说也是靠那张脸吃饭的。普通人平白没事整容是闹哪样呀,祝潼,整容医院是你给她介绍的吗?”

 由于杜远就坐在黎绍驰旁边,祝潼总是提心吊胆的。听了叶佩的话,她的心情就更加不好,她冷冰冰地回答:“没有的事。”

 叶佩笑得美,但说的话倒是难听:“我觉得你俩的眼睛好像,还以为是同一个医生做的手术呢。”

 一个女同学说:“祝潼不需要整容吧,否则让我们这种长得不怎样、还不去整容的人怎么活?”

 叶佩已经口不择言,她说:“十个明星九个整,你没听说过吗?”

 那个女同学被叶佩噎得说不出话,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祝潼没有明确地否认,叶佩便低声音问她:“就算没有大整,小调肯定有吧?”

 尽管叶佩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除了黎绍驰,他们都忍不住偷偷端详着祝潼的脸,似乎想从她的脸找出什么破绽来。

 祝潼向来不屑解释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她冷笑了声,并没有为自己辩解。

 就在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黎绍驰不慌不忙地开口:“她没有整容。”

 叶佩说对他说:“黎总监,你可不要这么肯定,说不定认识你之前,她就整了。”

 席间所有人都尴尬起来,把叶佩招呼过来的男同学踢了她一脚,示意她不要胡言语。谁料叶佩不仅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他只得讪讪地说:“真不好意思,她可能喝高了。”

 黎绍驰将手搭在祝潼的椅背上,接着气定神闲地对叶佩说:“家里两个孩子都很像她,尤其是眼睛,我想整容应该不能改变基因吧?”

 叶佩的笑容僵在脸上,众人看向她的目光各异,她窘迫不已,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祝潼用眼尾扫向黎绍驰,黎绍驰平静地与她对视,并没有造作地做出什么恩爱的举动。落在旁人眼里,他们这副样子更似是相爱多年、共食烟火的小夫

 “累吗?”黎绍驰低声问她。

 祝潼轻轻地点头。

 黎绍驰自然而然地拿着祝潼喝过那杯苏打水,跟祝潼的同学校友干了一杯,而后才带着祝潼离开,顺便把账单也结了。

 老歌酒吧位于商业步行街内,附近并没有停车场,因而黎绍驰把车子停放在对面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今晚的月并不清明,半弯的月儿被云层半遮半掩,如同罩上了一层轻薄的纱。祝潼时不时抬头看月,她跟黎绍驰在一起的夜晚,似乎没有几夜是天清气朗的。

 恰逢交通灯转换,道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一拥而上。祝潼顾着看月亮,差点就撞上前方停下脚步的陌生男人,黎绍驰眼疾手快地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语气中有几分责备之意:“想什么东西!”

 交通信号灯亮着红色,祝潼便半倚在黎绍驰身侧,仰起脸看向他。

 黎绍驰的眼睛直视前方,但他同样察觉到祝潼的视线,他对祝潼说:“看路,看着我有什么用。”

 “为什么刚才要假装不认识叶佩。”祝潼问他。她很清楚,依照黎绍驰的记忆力,别说是合作过的设计师,就连公司里的清洁阿姨,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刚在酒吧里,他说对叶佩没有印象,肯定是在撒谎。

 黎绍驰终于看了她一眼,他说:“这难道不合你心意吗?”

 接到祝潼的来电,黎绍驰就感觉奇怪,跟祝潼结婚这么多年,若非迫不得已,她从来都不会叫自己老公。在电话里头,虽然祝潼没有代什么,但他也猜到她应该在找自己救场。

 到了酒吧,黎绍驰就开始观察眼下的情况。叶佩很明显跟其他人格格不入,看向祝潼的时候,她眼中若有似无地着嫉恨之意,怎么掩藏也掩藏不了。她一开口,黎绍驰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祝潼莫名地想笑,她对黎绍驰说:“你别人家气得脸都绿了,当然她报复你。”

 黎绍驰没有应声,直至交通信号灯由红转绿,他推了推祝潼的后,说:“走吧。”

 到家以后,祝恬和黎煜都在保姆的照顾下安然入眠。从孩子的房间回到卧室,她问黎绍驰:“你洗澡了没?”

 黎绍驰说:“你先洗吧。”

 洗漱以后,祝潼还特地敷了个面膜才睡觉。她突然后悔出席今晚的聚会,明天就要拍摄了,她就应该早点休息,争取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镜头前。

 细细想来,祝潼大概有两年没有进过摄影棚了,她将软枕抱在前,或许是因为紧张,她良久也无法入睡。

 同样未眠的还有黎绍驰,今晚杜远说的那句话,他不仅听进心里去,还听得很明白。

 在黎绍驰得到的调查资料里,除了杜远跟祝潼的关系,还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多年前祝潼确实顶替祝淇出席聚会,例如祝潼的请假条、学校正门宿舍等地的监控录像、还有她们及其朋友的社工具里的相关动态等。而这件事,杜远肯定也很清楚,否则他今晚就不会对自己说那句话了。

 得知真相后,他对祝潼的感情又复杂了几分。当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先结识的人,居然是假装祝淇的祝潼。

 回望往事,他终于知道祝潼注视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会夹杂着某些深沉又怪异的情绪。他为祝潼觉得委屈,也替她感到心疼,只可惜,这些情感毕竟不是爱情,他终究没有办法像爱祝淇一样爱着她…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