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三十六章
  定眼看了他半晌,祝潼把外衣的拉链一拉到底,她倨傲地扬着下巴:“拍,为什么不拍?”

 把外衣套下来以后,祝潼随手将它抛下黎绍驰。

 黎绍驰眼疾手快地把衣服接住,上面还残留着祝潼的体温,他将它放在身后的高脚椅上,随后看向祝潼:“那就开始吧。”

 对待工作,祝潼和黎绍驰都是一等一的认真,拍摄开始以后,他们都心无旁骛地完成各自的任务。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工作上合作,黎绍驰不得不承认,祝潼就是天生属于舞台的人,在镜头下,无论是哪一个角度,她都同样娇媚动人。

 摄影棚内镁光灯闪烁,快门声不断,黎绍驰的每个要求,祝潼都会全力配合。他们到底是夫,祝潼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倒算是培养出默契,由于磨合期短,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

 期间,黎绍驰问她:“要不要休息?”

 太久没有畅快淋漓地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祝潼根本不想停下来。她想也不想就回答:“不用。”

 越到后期,祝潼的状态就越好。她已经换过好几套内衣,但仍然不知疲倦地摆出各种造型。她或娇俏或冷,或感或成,各种表情与气质在她脸容和肢体上自由转换,举手投足间都能捕捉到她美丽的一面。

 当模特也是技术活,祝潼换上最后一套内衣的时候,-在外的肌肤开始渗着薄汗。脸上的妆没有融化,但锁骨、前以及腹等地方就有补妆的必要。她对着黎绍驰喊停,接着说:“让化妆师进来一下。”

 在这暂停的空挡,黎绍驰调出刚拍好的照片,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随后说:“不用,这样很好。”

 祝潼向来追求完美,根本容忍不了这样的瑕疵。黎绍驰不帮她把化妆师请进来,她就亲自出去找人。她走过去拿外衣,正打算穿上的时候,黎绍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掐着她的将她托到高脚椅上。

 外衣无声落地,黎绍驰将双手撑在她身侧,如此姿势,相当于把人圈进怀里。祝潼有几分错愕地看着她,或许是因为双腿悬空着,她总觉得很不踏实。

 玲珑部被黑色蕾丝内衣包裹,那片雪白的娇软随着祝潼的呼吸上下起伏,让人血脉偾张。黎绍驰的注意力却不在上面,低着头,眼睛直视着她的小腹。

 遮瑕膏被汗水化掉些许,那条十厘米左右的疤痕出短短的一角,在细腻柔滑的肚皮上非常显眼。黎绍驰用指腹轻轻地抹掉剩余的遮瑕膏,那条疤痕一点一点地暴在空气中。

 他这番举动让祝潼无措起来,她紧绷着小腹,很快,她身体的每一寸都僵硬起来。

 察觉到她的变化,黎绍驰停住了动作,抬头问她:“疼?”

 此疼非彼疼,祝潼的喉咙发紧,根本说不出话来。

 黎绍驰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似乎想看进她的内心深处。

 祝潼几近失态,她跳下高脚椅,俯身捡起地上的外衣,不让黎绍驰看见自己发红的眼眶。她背对着他把衣服穿好,然后稳住声线说:“这套不拍了。”

 话毕,祝潼就进更衣室换回自己的便装。出来的时候,化妆师立即为她卸妆,化妆师对她说:“潼姐,你老公是特地过来帮你拍照的吧?”

 祝潼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化妆师又说:“外面那几个小妹看见可羡慕了,她们说你老公又高又帅,还吩咐助理给我们买点心和饮料,肯定对你很体贴。”

 祝潼静静地听着,万般滋味在心头。

 黎绍驰一直在摄影棚外等她,看见她走出来,他便问:“忙完了吗?”

 “我还有回工作室一趟,中午就回家陪孩子们。”祝潼边走边说。

 黎绍驰走在她身侧,他说:“我载你去。”

 祝潼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尽管她脸上的妆已经卸掉,但仍旧星味十足。跟在后面的行政小妹低声说:“真想过去跟潼姐拍照和拿签名哦。”

 蒋青青敲了敲她的额头,故意吓唬她:“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行政小妹把头摇了又摇,可怜巴巴地说:“青青姐,我下次不敢了。”

 祝潼心安理得地把黎绍驰当成车夫,车子驶到写字楼下,祝潼便把安全带解开。她正想下车,黎绍驰却说:“等等。”

 车子被熄了火,祝潼皱了皱眉,问他:“你干什么?”

 “我还没去过你的工作室,反正都来了,上去看看吧。”话毕,黎绍驰就率先下了车。

 跟在黎绍驰车后的蒋青青等人,看见黎绍驰下车,她们基本上是出诧异的神色,只有行政小妹,悄悄地拿着手机给同事们通风报信。

 今天是周末,在工作室里加班的员工却不在少数,祝潼带着黎绍驰出现,瞬间就引起了众人侧目。

 祝潼回自己的办公室,而黎绍驰就在外面的闲逛,蒋青青进来时便对她说:“你老公很受啊。”

 等蒋青青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祝潼才说:“麻烦你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蒋青青坐到转椅上,她很无辜地说:“你老公神通广大,我自问不是他的对手。”

 祝潼靠着椅背,眼睛定定地盯着天花板。

 蒋青青观察了她一下,接着说:“别这副样子了,我看你们的合作很顺利,我已经做好延时罚款的准备了,没想到你们居然提前完成拍摄。”

 祝潼无言以对,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出来,翻看后就递给蒋青青:“这几份合同,我都看过两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你再帮我审核一下,看看里头有没有陷阱。”

 把文件接过来以后,蒋青青对她说,“后续的事情都交给我跟进吧,你回去吧,你老公在等着呢。”

 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祝潼可以看见黎绍驰正跟产品经理在说话,他们似乎聊得很投契,脸上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笑容。三两秒后,她收回视线:“那我先回去了,照片出来马上发给我,如果质量不好就重拍。”

 蒋青青点头,祝潼走到门口,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叫住祝潼:“对了,前天策划部把职工旅游的方案书交给我了,这趟出游的目的地定在厦州,我觉得好的,你有没有问题?”

 对于集体活动,祝潼向来尊重员工们的意愿,她说:“那就厦州吧。”

 蒋青青说:“到时候带上你老公吧,要是你都不带家属,其他同事肯定也不敢带了。”

 祝潼应道:“到时候再说吧。”

 黎绍驰和祝潼都赶在午饭前回家,孩子们整个上午都等着父母回来,看见他们都不笑逐颜开。

 祝恬和黎煜向来人小鬼大,祝恬窝在父亲身侧问:“爸爸,您跟妈妈谈恋爱的时候,为什么不带上我们?”

 黎煜也对父亲说:“我们会乖乖的,下次一定要带上我们。”

 祝潼一回家就回卧室洗澡,只留在黎绍驰独自应对两个孩子。他解释:“爸爸和妈妈不是去谈恋爱,而是去工作。”

 “什么工作?”黎煜好奇地追问。

 黎绍驰想了想,说:“拍照。”

 祝恬很忧伤,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为什么不帮我拍照,是不是因为恬恬不是漂亮的女孩?”

 黎煜拼命地晃着父亲的手臂,兴奋地说:“爸爸,我要看妈妈的照片,我要看妈妈的照片!”

 黎绍驰被他俩得很紧,这两个小鬼一言一语的,真让他应接不暇。直到祝潼洗完澡下来,才把他从混乱的局面中解救出来。

 祝潼把拍摄工作完成后,周六和周都留在家里陪孩子们看书和玩耍。

 蒋青青做事向来高效率,周的晚上,她就给祝潼拨了通电话,让祝潼到邮箱查阅照片。祝潼其实已经等得很心急,她忍得很辛苦,才按捺着不问黎绍驰拿照片看。

 把邮件中的附件下载后,祝潼就迫不及待地解了压缩包。把图片文件打开,她按着屏幕上的手指就顿住了。

 祝潼深深地了口气,接着拨手机给蒋青青,她问蒋青青:“为什么模特会变成简简?”

 那头的蒋青青也在翻开照片,她看了几张,接着对祝潼说:“我个人觉得,简简确实很适合做我们品牌的内衣模特,这女人还是有韵味的。”

 祝潼很执意要得到答案,她再问了一遍:“我在问你,为什么模特会变成简简!”

 蒋青青告诉她:“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全都是你老公的意思。”

 “我就知道!”祝潼咬牙切齿地说。

 蒋青青趁机控诉,说:“上次简简不愿意签合约,是你老公打通关系替你搞定的。他知道你别扭,就吩咐我随便想个条件掩饰一下,免得你不让他帮忙。谁知道你比他想象中更别扭,二话不说就把简简撤掉,你把简简撤掉就算了,还要亲自来拍,你这不是折腾我吗?你肯定不知道,我夹在你跟黎绍驰之间有多么痛苦,我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不然我必定会遭殃。”

 祝潼没好气地说:“原来你跟他早就狼狈为!”

 得到这个罪名,蒋青青立即为自己辩护:“话可不能这样说,我可不够资格跟你老公勾结,顶多就是助纣为而已。”

 祝潼竟然无力反驳。

 沉默了半秒,蒋青青语重心长地说:“潼潼,你就别指望你拍那辑照片能曝光了,没有哪个男人会这么大方的。”

 跟蒋青青通完手机,祝潼就走到书房找黎绍驰算账。

 黎绍驰正专注地看着文件,祝潼连门也没敲就直接走进去。她把平面电脑放到他正在查阅的文件上,接着气冲冲地瞪着他。

 屏幕上显示着简简的内衣照,黎绍驰翻了几张,一脸平静地评价:“拍得不错。”

 祝潼着火气说:“我拍的呢?把照片传给我。”

 黎绍驰根本没有把照片给她的意思,他倚着椅背看向她,反过来问她:“简简愿意跟你们合作,而你的模特瘾也过够了,还要那些照片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都不爱黎叔了哦?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