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四十六章
  将书房房门打开时,祝潼就看见脸愁容的张青霞守在外面。她自觉愧对张青霞,因而沉默地跟在黎绍驰身后。

 张青霞急忙上前,黎绍驰和祝潼的脸色都不算好看,她低声问:“两个都挨打了?”

 “没事。”黎绍驰淡淡地说。张青霞的手恰好到那被打过的地方,他微微瑟缩了一下,惹得张青霞眉头紧锁。

 张青霞让赵嫂帮忙把医药箱拿到楼上来。检查了一下黎绍驰身上的伤,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还是找医生来看看吧。”

 “都说了没事。爸打得很留情的,连球杆都没断。”黎绍驰并不把这当成一回事,他小心翼翼地折起祝潼的衣袖,那条白皙的手臂上红肿一片,十分显眼。

 张青霞就知道祝潼跑出来逞英雄了,她把儿子拉开:“我来吧,你笨手笨脚的,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尽管张青霞的动作很小心,但祝潼还是忍不住闷哼了声。张青霞半是责备半是心疼地说:“他俩父子怎么打也是他俩的事,你站在旁边看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当炮灰呢?”

 祝潼低头受训,而后唯唯诺诺地点头。

 给祝潼涂完药膏,张青霞又忙着给儿子上药。黎绍驰身上的伤痕不多,但每一道都非常吓人,明天想必会发青发紫。她让祝潼帮忙拿一条巾过来,趁着这个空挡,她问他:“趁着小潼还心疼,你赶紧捉住机会,把人家哄回来。”

 黎绍驰没有表态。

 祝潼很细心地把巾用热水沾了,张青霞接过以后,就毫不留力地把伤痕上的汗迹擦干净。

 被二度伤害的黎绍驰倒了口凉气,他回头对张青霞说:“您也太狠了吧!”

 “不狠一点,怎么让你长长记。”说虽这样说,但上药的时候,张青霞的动作明显放轻了不少。

 把上身的伤处理好,张青霞就问:“还有哪里伤着?”

 黎绍驰回答:“没有了,伤得还不够多吗?”

 张青霞把医药箱收拾好,她说:“你把你爸气得够呛的,我还以为你要横着出来。对了,他刚才怎么说?”

 祝潼一直沉默地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黎绍驰往她那方看了一眼,接着对母亲说:“您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跟祝潼谈一谈。”

 张青霞点头,临走前,她特地叮嘱儿子:“好好谈。”

 离开的时候,张青霞贴心地帮他们帮卧室的门关紧。室内一片静谧,最终还是黎绍驰打破了沉默,他说:“祝潼,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决定要跟我离婚吗?”

 祝潼百感集,片刻以后,她还是轻轻地点头。

 黎绍驰平静地接受她的最后抉择,他沉声说:“我爸那边,算是处理好了,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来拟定,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提。”

 祝潼仍旧低着头,她回答:“我没有要求。”

 黎绍驰沉默了下,说:“我知道了。”

 紧接着,黎绍驰又问:“我们离婚的事,你打算跟孩子们说吗?”

 祝潼不假思索就应他:“不!”

 其实黎绍驰也不想跟孩子们坦白,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祝潼:“既然不让孩子们知道,就只能把他俩送到寄宿学校念小学,等他俩长大一点、懂事一点的时候,我们再把事实说出来,我想他们到时候会理解我们的。这两天我让助理帮忙找了一些学校的资料,过阵子我筛选三两所,再跟你一起去看看学校环境吧。”

 他把这些问题都考虑周全,祝潼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她轻声说:“都依你吧。”

 基本上把孩子们的问题解决以后,他们都沉默了下来。祝潼察觉他似乎言又止,于是问他:“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配合的吗?”

 “不是。”黎绍驰说,“需要我跟你父母见一面吗?”

 祝潼态度冷淡地拒绝:“不用了,我会跟他们代清楚的。”

 话已至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黎绍驰聘请的律师办事效率非常高,半周以后,祝潼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说明来意后,就要求她到律师事务所面谈。她翻了翻行程,特地把当天下午的时间腾出来。

 那位律师十分尽责地提醒她:“为了保障您的利益,您可以带上您的法律顾问。”

 祝潼笑了笑。抵达律师事务所时,她只是孤身一人。

 律师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她,他斟酌了一下称呼,最终还是说:“黎太太,下午好。”

 祝潼微微愣了愣,继而若无其事地点头:“下午好。”

 客套两句后,律师就把离婚协议书推到祝潼面前,以公式化的口吻大致地把注意事项说了一遍。

 祝潼有点失神,她只听见一把男声在耳朵说个不停,至于其中的内容,她什么都不清楚。她机械式地翻阅着协议,无意间瞥到财产分配的内容,她忍不住说:“这份协议,黎绍驰看过了?”

 还没有听见他的回答,祝潼就在签名页上看到黎绍驰的签名。

 律师告诉她:“是的,我是依照黎先生的意思拟定这份协议的。如果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就必须麻烦您亲自跟黎先生协商,因为我是没有作主的权力的。”

 最终祝潼也没有签名。她把这份协议带回家,等黎绍驰回来后,她便将人叫回了卧室。

 看见梳妆台上放着一个文件袋,黎绍驰大概猜到祝潼为什么找自己。他将协议拿出来,翻看了下,发现祝潼还没有签名。

 祝潼对他说:“股份、房子什么的,我通通不需要。”

 黎绍驰将协议重新放回去,他用哄孩子的口吻对祝潼说:“收下吧,离婚夫的财产分割是合情合理的。”

 祝潼相当坚持:“我不要,我不是来分你们黎家的家产的。这事让你爸妈还有其他亲戚知道了,你让他们怎么想我!”

 这话似乎触碰到黎绍驰某条神经,他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你要么留下,要么就收下。”

 说完,他就走进了衣帽间换衣服。

 祝潼一直坐在那里生闷气,等到黎绍驰出来,她便拦住他的去路:“你不用担心我以后的生活,我没有那么差劲,不至于养不活自己和女儿。”

 黎绍驰当然知道她不差劲,离开了他,她或许可以过得更好。他问她:“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就算祝潼不想说,黎绍驰也能有办法知道,既是如此,她便实话实说:“有个导演请我加盟他们的剧组,往后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到外地工作。”

 黎绍驰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他既没有表示祝贺,也没有表示反对。

 祝潼想了想,又补充:“是幕后工作。”

 “你的工作室呢?”黎绍驰又问。

 往后的路到底是怎么走,祝潼其实还没有全方位地规划好。她想了想,说:“可能暂时交给青青接管吧。”

 黎绍驰点头:“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以让青青跟我的助理联系,也可以直接找我。”

 了解祝潼往后的去向后,黎绍驰打算回书房处理公事。祝潼立即追上去,她说:“协议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如果你不想要,那就等恬恬成年后转到她名下吧。”黎绍驰没有给半分商量的余地,说完以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出卧室。

 最终祝潼只能妥协,离婚协议签订后,他们便正式到民政局办手续。这消息很快传到张青霞耳里,她原以为他们这段婚姻不会走到尽头,可惜他们终究还是离了。

 张青霞实在不懂这些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明明在乎对方的,但这婚说离就离了,真让人摸不着头脑。她把黎绍驰召回老宅,打算问个明白。

 这几天来,黎绍驰的心思也不在工作上。回家看见臭着脸的母亲,他倒觉得心情放松了点。

 张青霞一巴掌就拍到他脑袋,她嚷嚷:“你怎么回事啊,我让你好好哄一下小潼,你倒好,哄着哄着就跟人家离婚了。”

 黎绍驰淡淡地笑着,默然地接受母亲的指责。等她说累了,他才说:“我困着她当然可以,但是她会很辛苦的。如果离婚能让她轻松点,那就离吧。”

 “你倒是大方,你也不看看你娶的是什么人,小潼又漂亮又能干,你真不担心她被人抢走?”张青霞很替他着急。她了解自己的儿子,依照他那不温不火的作风,祝潼被别的男人追求好几回,他可能还在淡定地观望。

 黎绍驰说:“她还放不下小淇的事。您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子,像她这种撞到南墙也不回头的人,你不给她退路的话,她就算撞得头破血也要撞出去。与其是这样,还不如给她一些时间和空间平复,着她只会让她更难过。”

 张青霞幽幽叹气,听了儿子的话,她又为祝潼心疼:“放不下也是难免的,死掉的是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或许她每次看见自己的脸就会自责。你也是过分,当时怎么可以跟小潼说那种话,她现在肯定还耿耿于怀吧。”

 黎绍驰说不出话来。他承认他当时确实很过分,如果有机会重来,他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那晚祝潼窝在他怀里哭得不能自已,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的悲痛,甚至是绝望。

 张青霞知道儿子不好受了,她有几分不忍,继而对他说:“我看得出来,小潼肯定对你有感觉的。她这孩子特别死心眼,认定了谁就不会改变。你努力点吧,别等到真正失去的时候才后悔。”

 黎绍驰靠向母亲,出几分依赖。张青霞轻轻地拍着他的肩,像儿时一样安抚他。

 良久以后,黎绍驰问:“爸还很生气吗?”

 张青霞嗔道:“你把他的儿媳妇都没了,他能不气吗?”

 黎绍驰扯了扯嘴角,他低声说:“打不消气,骂不消气,看来还是要您亲自出马,帮我们美言几句。”

 张青霞取笑他:“你把小潼追回来,再添两个小孙子,你爸肯定什么气都没有。”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