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四十七章
  对于祝潼来说,婚姻就是一道无形的枷锁。这道枷锁解除后,她像获得了重生一样,整个人都变得自在起来。

 把离婚手续办妥后,祝潼就让蒋青青跟费尔森的助理联系。费尔森知晓她正为家事繁忙,特地带着助理飞到琼京,与她见面详谈。

 详谈以后,祝潼才知道,原来费尔森有意打开中国的电影市场,三两年前就打算跟天际娱乐合作,在内地投资拍摄一部古装影视作品。后来由于费尔森身体欠佳,这个计划便搁浅了颇长一段时间,直至疾病痊愈,费尔森才重新投入工作。

 对于费尔森来说,这部作品是他的一个新突破。在此之前,费尔森从未尝试过古装电影的拍摄,他特地在自修了好几个课程,下了很大苦功。他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值很高,因而在每个环节上亦非常谨慎。

 天际娱乐是这部影视作品的第一投资方,男主角早已内定为旗下当红的艺人岳梵。在此之前,费尔森也听闻过这位男演员的消息,无论在媒体还是网络上,岳梵的风评都非常不错。某位娱乐圈名嘴也曾说过,岳梵是继姜延以后诞生的影坛男神,他的风头绝对算得上一时无两。

 至于女主角的人选,费尔森一直看好祝潼,可惜她以家庭为由,拒绝了他的邀约。他让助理放出消息,很快,各大娱乐公司纷纷向他推荐旗下女艺人,他筛选了好几位演技不俗的演员试镜,几经讨论,终于选定了上届影后谢安薇。

 祝潼成名时,这个谢安薇不过是名不经传的小明星。最近这几年,谢安薇火速蹿红,除了她相貌出众、演技过人,她背后的经纪公司和经纪人肯定功不可没。

 息影以后,祝潼的心思就集中在工作室上,对于娱乐圈星闻,她鲜少留意。在费尔森问到选角意见时,她只能回答:“岳梵的人气高,演技是公认的好,让他出任男一号,是没有问题的。而谢安薇,我真的不太熟悉,不过她能在试镜的时候颖而出,我相信她也能胜任这个角色。”

 祝潼大致研读过剧本,这部即将开拍的《卞氏传奇》,是以一部女视觉来展示世爱情的电影。在编剧一栏,尽管没有费尔森的名字,但她可以猜到费尔森应该有份参与剧本的撰写或修改,毕竟只有带着浓烈浪漫主义的西方人,才能把这段略带悲壮的历史编写得如此唯美动人。她看惯了恢弘大气的三国史诗,偶然欣赏一下这种传奇式情史,也算是一种享受。

 电影中的女主角卞夫人,是曹的第二任正室,也是历史上的魏武宣皇后。她出身卑微,最终却飞上枝头变凤凰,其智商和情商皆是深不可测。要出演这种角色,确实有一定难度,这不仅要求女演员相貌好、演技佳,还需要一定的人生阅历,否则就演不出其中的韵味。

 费尔森有点惋惜地看着祝潼,他说:“这个角色最适合的人选,是你。对于人物性格和情感的揣摩,我敢肯定,你一定比谢安薇出色。你知道吗?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我需要的,正是你这样的演员。只可惜…”

 祝潼承诺:“我一定会尽力指导的。”

 费尔森又说:“剧中还有几个女角色也不容易把握,像曹的发丁氏等等,也需要你多费点心思。演而优则导,对于你,我非常有信心。”

 《卞氏传奇》的开机仪式定在九月初,恰好撞上祝恬和黎煜开学的日子。作为幕后人员,祝潼即使不出席,也不会对剧组造成什么影响,顶多就被说几句闲话,她倒不在乎。

 祝恬和黎煜虽然懂事,但到底是个孩子,刚听说要去寄宿小学上学,他们都有一万个不情愿。祝潼不知道黎绍驰用了什么办法把他们哄得服服贴贴的,甚至还让他们开始向往新的校园生活。

 孩子们就读的学校,是琼京市口碑极好的一所国际学校。这所学校的校长是黎超的老朋友,他特地照顾祝恬和黎煜,把他们安排在师资最好的班级,同时也让生活老师加强看顾。

 看着同龄的孩子都往校内走去,祝恬和黎煜都乖巧地跟父母说再见。想到一周后才能跟孩子们见面,祝潼便想抱抱他们,而黎绍驰揪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做出这么煽情的举动,以免影响孩子们的情绪。

 跟父母告别后,祝恬和黎煜就听从老师的安排,前往所属班级的教室。祝潼和黎绍驰在教室外面偷偷张望,看见孩子们跟其他同学打成一片,他们才离开。

 尽管如此,祝潼还是有点不放心。黎绍驰看出她的忧虑,他对她说:“你别杞人忧天,他俩虽然年纪小,但脑子不笨,不会有问题的。”

 祝潼跟他并肩走着,她的语气难掩焦虑:“恬恬喜欢挑食、有时候耍耍小脾气,煜煜睡觉爱踢被子、偶尔也会来点恶作剧,我真担心他们适应不来。”

 沉默了下,黎绍驰才开口:“你其实是舍不得他们吧?”

 祝潼被噎着,良久也没有否认。

 黎绍驰心中也有不舍,但脸上却没有表半分。他说:“他们已经六岁了,是时候要学会独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总不能让保姆跟他们一辈子的。”

 祝潼没有反驳,片刻以后,她问:“你说他们会不会因为想家而哭鼻子?”

 黎绍驰回答:“刚开始肯定不适合的,不过很快会好起来的。”

 祝潼一副闷闷不乐的一样,见状,黎绍驰就说:“你实在不忍心的话,就把孩子们接回来。”

 祝潼更不忍心把这个事实告诉孩子们,她无言以对,只能沉默。

 孩子们送到寄宿学校以后,祝潼跟他的关系才算真真正正地结束。离婚协议上写着,他们现居的房子归祝潼所有,祝潼不知道黎绍驰什么时候会搬走,而她也没有对他下逐客令,毕竟这栋房子她受之有愧。而更重要的是,《卞氏传奇》的拍摄地在邻市的影视城内,就算黎绍驰不走,她也不用继续跟他朝夕相对。

 离开琼京之前,祝潼还是选择回家看望父母。

 由于不是周末,家里只剩祝母一人,祝潼空回来,她高兴得很。发现女儿比上次见面时要消瘦,她便忧心忡忡地问:“最近工作很忙很累吗?你呀,做起事来就知道拼,身体也要好好注意。现在你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个孩子,你先要把自己照顾好,才能照顾他们呀。”

 每次听着母亲的叨念,祝潼总有种接受着双倍关心的错觉,这些话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祝淇听的。

 祝淇刚离开的时候,祝潼有很长一阵子不敢回家。她知道父母看见自己,就会情不自地想起祝淇。只是,如今父母只剩下她一个女儿,若她不回家,他们就更加孤独。想明白以后,她才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家陪父母吃饭谈心,还把祝恬交给他们照顾,免得他们无所寄托。

 和黎绍驰离婚将近三个月了,祝潼仍然未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她不知道从何说起,想到她跟黎绍驰这笔混账,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见祝潼愁眉苦脸,陈娟便关切地问:“怎么叹声叹气的?工作不顺利?还是两个孩子不听话?”

 沉默了三两秒,祝潼声音艰涩地说:“妈,我跟黎绍驰离婚了。”

 陈娟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她说:“我知道,我们跟黎家,终究是差了点缘分。”

 祝潼有点惊讶,她立即问:“您怎么知道的?”

 陈娟告诉她:“你们刚离婚的时候,绍驰跟他爸妈来见过我们,他什么都跟我们说了。”

 祝潼的表情变得很怪异,继而她又听见母亲说:“我说句老实话吧,作为女婿来说,绍驰算是不错的。反倒是你,真的有点不称职。不过亲家他们是明白事理的人,要是换了那些心狭窄的人,不闹得犬不宁才怪!”

 “您怎么没跟我提过?”祝潼问道。

 “绍驰不想让你有压力,所以让我们暂时不说。”陈娟回答。

 祝潼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没有说话。

 从一开始,陈娟就不赞成祝潼跟黎绍驰结婚。在这场婚姻里,双方的目的都很强,黎绍驰一心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负责,而祝潼则心急替父亲偿还赌债,中间还夹着祝淇,她知道他们是不会幸福的。

 得知他们离婚,陈娟真的替女儿松了一口气。这倒不是因为黎绍驰不好,相反地,她就是觉得这个女婿太好了,好得有点不食烟火。把女儿交给这种男人,还不如撮合她跟隔壁家的小伙子过日子算了。他们两家住得近,好歹也知知底,这让陈娟很放心。

 想到这里,陈娟问女儿:“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祝潼装傻,她只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正要到剧组当副导演。”

 陈娟一巴掌拍到她脑袋上:“我不是问你的工作,是问你的婚事,后年你才三十,你难道就不打算再嫁吗?”

 “这种事等我忙完再说吧。”祝潼搪

 陈娟很坚持:“这种事不能再耽搁了!”

 陈娟又在祝潼耳边絮叨着,祝潼受不了,最终只能答应:“知道了知道了,您帮我留意一下,有适合的就试试看吧。”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