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四十九章
  被那个似是而非的男人一搅和,祝潼整个晚上都心绪不宁,加上酒店的大太松太软,她睡不习惯,怎么趟也不舒服,最终辗转到凌晨才入眠。

 清晨五点半,祝潼就被小助理的来电唤醒。她快速起洗漱,由于不用上镜,她只是随意描了下眉毛和涂了点口红就出门了。

 祝潼提前了大半个小时抵达片场准备。比她更早的人不在少数,除了费尔森,导演组的成员基本到齐。让她没想到的是,岳梵居然也提早到场,此时正跟副导演讨论今天拍摄的剧本。

 昨晚有人告诉祝潼,这位副导演人称山哥,他跟岳梵的关系很好,闻说当年岳梵半红不黑的时候,正是山哥给他机会,暗地拉了他一把,否则他也难有现在的成就。

 就在他们聊起兴起时,岳梵突然抬头,余光一扫,立即发现站在不远处的祝潼。祝潼礼貌地笑了下,他没什么表示,只把她当成场内普通至极的工作人员。

 山哥也发现了祝潼的踪影,他招手让她过去,她跟他们说了句早安,而山哥就说:“祝导,昨晚没睡好吧,眼圈很明显啊。”

 祝潼谦虚地说:“山哥叫我小祝就好,祝导还真让我汗颜。”

 “小祝,很好!”山哥朗地笑起来,尚未投入工作,他整个人都很放松。顿了下他又说,“你不要妄自菲薄,我相信费尔森导演的眼光,他觉得你行,我就相信你行。搭档合作,最重要的是互相信任,互补长短,这样才能拍出好的作品。”

 祝潼受教,诚恳地说:“谢谢山哥。”

 在旁的岳梵并不发表任何言论,他捧着剧本,漫不经心地看着。

 恰好有工作人员找山哥到场外处理事务,山哥应了声,临走之前拍了拍岳梵的肩:“剩下几幕戏可以跟小祝探讨一下,看在人家昨晚特地给你带蟹黄汤包的份上,态度要好一点。”

 跟岳梵好多年,山哥多多少少也知道他的脾。这次祝潼辞演,他嘴上不说,但心里应该有点不痛快,否则他昨晚就不会先行离开了。

 闻言,岳梵缓缓抬头,目光不明地看了祝潼一眼。

 祝潼更加汗颜,别说蟹黄汤包,就连汤汁她也没有给岳梵带过。

 等山哥走掉以后,岳梵才开口:“蟹黄汤包?”

 祝潼虚咳了声,继而解释:“真不好意思,昨晚遇到了突发情况,汤包我忘了拿。”

 岳梵略带讥讽地翘了翘嘴角,他什么都没说,拿着剧本就走开了。

 除去这段小曲,祝潼第一天的工作还算是无功无过。息影之前,祝潼曾经筹划过两部公益电影,对指导拍摄现场的各部门工作有所了解,加上各位资历深厚的前辈乐意提点,因而工作还是进行得比较顺利。

 今天剧组特别早收工,祝潼有点奇怪,正想让小助理去问个究竟,山哥就过来告诉她:“小祝,今晚有个饭局,你也来一下吧。”

 剧组有饭局,祝潼作为副导演按理是不能缺席的,她不想让其他人难做,因而应声:“好的。”

 山哥又说:“投资方派了个代表来探班,听说会在这边留几天,今晚就先请大家吃顿饭。你不用觉得有压力的。”

 离开片场的时候,费尔森叫祝潼搭他的车,顺道谈谈她的工作状况。

 费尔森确实如传闻中的要求严格,他挑了祝潼几个小毛病,祝潼低眉顺眼地受训。

 今晚这饭局,出席的人并不多。祝潼和费尔森来得最晚,服务员领着他们进包房时,其他的人已经到齐。

 席间只剩两个空位,分别在主宾位的两侧,而坐在主宾位上的人,祝潼再熟悉不过。原来昨晚在酒店大堂,她看到的确实是黎绍驰的背影。

 黎绍驰礼貌地把费尔森进来,他们一边寒暄一边握手,在旁的山哥朗声为他们作介绍。

 当黎绍驰把视线挪到祝潼身上,山哥连忙说:“这位是我们剧组的副导演,祝潼小姐。”

 碍于情面,祝潼挂着微笑,黎绍驰向她伸出右手时,她也得体地跟他握了下手,虚伪地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

 祝潼被安排坐到黎绍驰的右侧。刚布好餐巾,山哥就让服务员上酒。

 剧组内的人有意讨好,而黎绍驰一脸随意,听了山哥的话,他说:“既然有女士在,今晚就别喝酒了。”

 其实席间只有祝潼和谢安薇是女士。谢安薇穿了一袭大牌新款的连衣裙,配以脸上精致的妆容,打扮得可谓花枝招展。而祝潼只穿了格子衬衣和牛仔,为了不喧宾夺主,她连妆也没有化。

 黎绍驰所坐的位置正好与谢安薇面对面,他不经意抬了下眼睛,正好对上谢安薇的目光。谢安薇立即摆出一副娇涩的表情,她表面如常,内心却有点飘飘然。她对黎绍驰扬起一抹极美的笑容,接着说:“我没关系的,大家不用特地迁就我。”

 黎绍驰但笑不语,山哥最懂察颜观,于是他让服务员把洋酒都撤了,换上了饮料和果汁。

 这顿饭祝潼吃得很不自在,她几乎没有动筷子。黎绍驰也没怎么吃,除了监制等人忙着跟他攀关系,还有谢安薇也连连献殷勤。隔上小段时间,她就举起果汁跟大家碰杯,而且每次都对着黎绍驰暗送秋波,祝潼被她惹得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山哥好几次都用眼神向祝潼示意,要求她跟黎绍驰喝一杯,好让大家增进感情。祝潼每次都假装看不见,由始至终都没有单独跟黎绍驰碰过杯。

 等大家愿意放下酒杯时,饭菜基本上都凉了。黎绍驰夹了块鸡腿,随后自然而然地放到祝潼碗里。尽管这动作很小,但席间还是有三两双眼睛看见了。

 祝潼轻轻蹙起眉头,而黎绍驰则若无其事地把筷子重新伸出去,随后夹起另一块

 谢安薇的眼睛几乎要出火来,她死死地盯着祝潼,怒气从腔源源不断地往上冒。

 直至饭局结束,黎绍驰夹的那块鸡腿仍然留在祝潼的碗中。祝潼打算搭乘费尔森的车子回去,他们在前庭等待司机的时候,一台黑色的商务车缓缓停在他们跟前。

 剧组其他人先一步离开了,祝潼认出这台不是费尔森的专车。正当她困惑的时候,后座的车门被打开,从车里走出来的人,正是黎绍驰。

 祝潼的嘴角倏地沉下去,而站在她身旁的费尔森,目光锐利地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接着便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刚才费尔森也看见了黎绍驰给祝潼夹菜的一幕,当时他没有多想,毕竟照顾女是一个男人应有的绅士风度。然而现在,他似乎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在黎绍驰从车的另一端绕过来的时候,他低声问祝潼:“他就是你的丈夫?”

 祝潼紧紧地抿着,黎绍驰走到她身边,面带微笑地用英语问:“费尔森导演,需要坐我的车吗?”

 费尔森连连摆手,他的语气有点暧昧:“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

 跟费尔森道别后,黎绍驰就搂住祝潼的,半推着让她上了车。

 商务车车厢宽敞,祝潼贴着车门坐着,而黎绍驰坐在另一端。

 这一路上,祝潼都没有说话。

 车内的气氛有点怪异,连司机都忍不住在后视镜中悄悄打量他们。

 黎绍驰松了松领带,他看了看祝潼,接着问司机:“这附近有没有茶餐厅?”

 司机回答:“当然有,三新街那家强记茶餐厅就很出名。”

 黎绍驰“唔”了声,继而说道:“那就去强记吧。”

 司机有点讶异,他们刚刚才从大酒店里出来,现在居然又要去茶餐厅。讶异归讶异,他还是换了方向,依言往三新街驶去。

 临近晚上九点半,强记茶餐厅还是灯火通明,四十来平米的店面坐着十来桌食客。他们刚进门,伙计就把他们带到角落的双人雅座,并为他们点餐。

 祝潼还是冷着一张脸,黎绍驰问她想吃什么,她并不答话。

 黎绍驰也不勉强,他翻着菜谱,看见顺眼的就下单:“星洲炒米、家乡蒸粉、香芋排骨、玫瑰生蹄卷、鲜牛烧卖…”

 听着黎绍驰无止无尽地点单,祝潼忍不住开口:“够了!”

 黎绍驰这才住口,他把菜谱还给伙计,并说:“那就先要这么多。”

 伙计高兴地点头,接着快步朝厨房走去。

 黎绍驰坐在对面看着祝潼,祝潼被他盯得很烦躁,她低吼:“你看够了没有!”

 黎绍驰的视线仍旧放在祝潼身上,欣赏完她的怒容,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我以为你要继续装作不认识我。”

 祝潼别开脸,不愿意正眼瞧黎绍驰一眼:“大老远跑来这里装神鬼,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部电影的投资方了?”

 黎绍驰也不瞒她:“这是我那位表妹夫帮的忙,他朋友的妹妹的亲戚恰好是天际娱乐高层,所以我就以权谋私一下。”

 祝潼纠正:“是前表妹夫。”

 黎绍驰耸了耸肩,祝潼今晚的表现都很平静,他忍不住说:“我的出现好像在你的意料之中。”

 祝潼冷冷地说:“昨晚我就看到你了。”

 黎绍驰长长地“哦”了一声,随后告诉她:“我就住在你对面的房间。”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