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六十一章
  祝潼受伤的事情引起剧组的高度关注,而黎绍驰的出现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之前有好事者百般猜想祝潼与黎绍驰的关系,而这些猜想,基本上只往低俗鄙的方向发展。流言蜚语在剧组天飞,祝潼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光明正直的人觉得她是清者自清、毋须多言;而内心阴暗的人便当她是默认,私底下还做更加不堪的揣测。

 闻说祝潼意外受伤,黎绍驰立即心急如焚地赶往医院,还彻夜守候,这似乎跟各个传言版本不太相符。若然他和祝潼之间只得易,那么黎绍驰就用不着对她过度在意,考虑到双方的关系,他亦不能毫无顾忌地现身。

 如此一来,祝潼和黎绍驰的私人感情更是变得扑朔离、耐人寻味。茶余饭后,众人都喜欢以此作为谈资,聊点八卦来舒缓工作压力。

 最先揭这个秘密的人是谢安薇,这几天来,她一直被人追问祝潼和黎绍驰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初她言之凿凿地告诉大家,祝潼能够进入剧组,是因为她不择手段地爬上了黎绍驰的。如今的实情似乎跟她的说法存在差异,大家逐渐明白,这些不过是她污蔑祝潼的技俩。

 继被爆靠关系进剧组后,谢安薇再被爆出捏造事实、刻意抹黑女导演,接踵而来的是非让她更是声名狼藉。很快,圈内就有小道消息传来,说谢安薇得罪大人物,极有可能惨遭雪藏。原本追随她的小演员改而投奔他人,而有意找她洽谈片约的制作人都望而却步。

 在外地公干的经纪人,得知谢安薇闯下大祸后,立即前往片场。谢安薇被狠狠地责备了一顿,随后被要求公开向祝潼道歉,并前往医院看望她。

 谢安薇自然有千万个不情愿。她百般推搪,经纪人只问了一句“你不想混下去了吗”她便整个人都蔫了,之后乖乖地找山哥,让他们到医院看望祝潼时,顺便带上自己。

 当剧组的人到医院看望祝潼的时候,祝潼正缩在被窝里看电视,黎绍驰则坐在病上,低着头认真地给她削苹果。苹果被黎绍驰切成小块,祝潼顾着看电视,他便用叉子把苹果块叉起来,送到祝潼的嘴边。

 病房房门被推开,众人看到的,便是黎绍驰耐心地哄着祝潼吃苹果、而祝潼一脸不耐地把他挥开的场面。除了费尔森导演,其余的人都惊讶得合不上嘴。

 发现门边站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黎绍驰淡定地将苹果放到头柜上,随后把客人请进来。反倒是祝潼,在大家探究的目光下,她有点儿不自在。

 尽管大家都有默契地收起了诧异的表情,但看向祝潼和黎绍驰的目光却仍然充探究的意味。

 被问起伤势,黎绍驰便替祝潼回答:“多谢各位关心,小潼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

 费尔森导演深感歉意,一个劲地握着黎绍驰的手说抱歉。这样一来,大家对祝潼和黎绍驰的关系更是不言而喻了。

 把水果篮和花束放下后,山哥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随后到祝潼手上:“你进医院以后,大家都很关心你的伤势。可惜电影在赶进度,我们只能派代表过来看望你。这是他们做的心意卡,希望你可以早康复。”

 祝潼细细翻看,并对他们说:“谢谢。请帮我转告大家,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明天就可以出院。”

 护工临时外出,黎绍驰便亲自给他们倒热茶。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沾了祝潼的光,因而才有如此待遇,接过茶杯时都诚惶诚恐的,而缩在后方的谢安薇,脸色更是难看。

 寒暄过后,山哥表情严肃地告知祝潼:“这次意外的原因,我们已经彻查了。战马失控,是因为后勤在生火时操作失当,飞溅的火花向马匹,以致它受惊狂奔。你的医疗费用,剧组会承担,至于那名后勤,要不要追究他的责任就看你跟黎先生了。”

 话毕,山哥特地往黎绍驰那方看了一眼。黎绍驰没有任何表示,只把决定权交给祝潼。

 祝潼亦没有征求黎绍驰的意思,她摆了摆手,说:“小事而已,你们就按工作失误的程处理,千万别开除他,都年尾了,总不能让人家丢了工作回家过新年的。”

 谢安薇的经纪人抓准时机,二话不说就把谢安薇推了出去。谢安薇一脸不,经纪人便暗地里掐了她一把,同时笑意盈盈地说:“得饶人处且饶人,祝导真是好心肠。小薇曾经无知地冒犯了您,您能不能也一并原谅她?”

 刚刚光顾着看心意卡,而谢安薇又缩在最后,祝潼这才发现了她的踪影。祝潼看向她,她不得不开口:“祝导,之前误会您跟黎先生的关系,还在剧组里跟您顶撞,实在是万分抱歉!”

 在经纪人的示意下,谢安薇又向祝潼郑重地鞠了一个躬。在娱乐圈里,谢安薇仗着自己那点名气,向来都是飞扬跋扈、心比天高,如今当着剧组高层的面,做出这么低声下气的事情,她一张脸涨得通红。

 黎绍驰虽然听得糊里糊涂,但见谢安薇及其经纪人的反应,他大概猜到这个谢安薇曾经向祝潼挑事了。他脸色微沉,在旁的山哥不由得为谢安薇捏了一把冷汗。

 祝潼不屑跟谢安薇计较,如今她向自己低头认错,祝潼更加不可能难为她。况且她的经纪人比她聪明得多了,这么会挑场合和时机说过,祝潼就算有意找茬,也不能太过分。

 费尔森也适时出现打圆场,剧组里的其他人也帮忙附和,这件事便算是完解决。

 送走客人后,黎绍驰才问祝潼:“你故意让助理瞒着我的?”

 祝潼不想重提旧事,因而假如听不懂:“你说什么?”

 黎绍驰执意要寻问底,他直截了当地问:“谢安薇跟你有什么过节?什么叫‘误会您跟黎先生的关系’?”

 祝潼斟酌了下,回答:“在酒店的时候,她看见你进了我的房间,接着就顺理成章地认为,我能进入剧组,是因为你的照拂。”

 尽管祝潼把话说得很含蓄,但黎绍驰也能猜到,谢安薇以及其他人的闲言闲语远比这些话难听。直至他出现,谢安薇才亲自来赔礼道歉,想必祝潼对此不予理会,任由旁人指手画脚、胡乱揣测。他既是愤怒,又是心疼:“为什么不跟他们解释清楚?如果你觉得麻烦,大可以交给我来处理!”

 那边的黎绍驰怒气冲冲,而这边的祝潼正优哉游哉地刷着微博,她连头也没抬就应声:“费尔森导演帮我澄清了,他跟大家说,请我到剧组是他的决定,并不存在任何利益输送。”

 说到这里,祝潼放下手机:“至于我跟你的关系,我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跟你连男女朋友都不是,你进了我的房间,被别人讲两句闲话是在所难免的。我总不能大大声地告诉别人,我是你的前,而你是我的前夫,前前夫暗度陈仓也很正常。下次想避免这种情况,那就得麻烦你跟我保持距离!”

 看了她半晌,黎绍驰沉声说:“原来你还在气我,还在怪我…”

 他的眼神深邃而有神,跟他四目相对时,祝潼觉得自己的灵魂也要被进去了。她略带慌张地别过脸,不再注视他的眼睛:“没有!要不是谢安薇特地来跟我道歉,我根本没有闲情逸致想这种破事。”

 黎绍驰掐着祝潼的下颚,将她的脸扳回来:“我不是说这件事。”

 祝潼倏地明白过来,她微微抿着,眼帘低垂。

 沉默了数秒,黎绍驰才说:“就算你被人误解,就算你受尽委屈,你也不愿意向我求助,甚至不愿意跟我扯上半点关系。从开始到现在,你就没打算原谅我对吧?”

 看见黎绍驰那受伤的表情,祝潼硬起心肠,一个枕头飞过去,毫不留情地砸到他的脸上:“你又来苦情戏码,黎绍驰我告诉你,你这招不管用了!”

 黎绍驰用手一挥,那枕头便滚到地上去。祝潼又把另一个枕头砸过来,这回他没挡,手臂一伸就把祝潼捞进怀里。他不敢太大动作,免得碰到祝潼额间的伤口:“真糟糕,这么轻易就被你看穿了,我觉得我们越来越合得来了。”

 双臂被黎绍驰箍紧,祝潼动弹不得,只能用脑袋撞他:“黎绍驰你不是男人,居然欺负病号!”

 “哪有力气这么大、脑筋这么灵活的病人?”黎绍驰一翻身,而后便死死地将她抵在病上,声音暧昧地说,“而我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最清楚…”

 “你是男人又怎样,天底下可不止你一个男人!”祝潼凶巴巴地瞪着黎绍驰,试图推开他,而他却单手把她的双腕摁在头顶。

 柔顺的长发铺在洁白的单上,看着她明明娇弱却又故作凶悍的样子,黎绍驰就觉得好笑。他在她上轻啄了一下,低声说:“祝潼,我们和好吧。”

 祝潼还没应声,门边就传来低沉的气声。她伸长脖子张望,视线越过黎绍驰的肩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她的表情变得十分滑稽。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