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六十五章
  祝潼目光离,那表情有几分呆滞,黎绍驰定眼看了她半响,柔声问她:“盯着我干嘛?”

 听见他的声音,祝潼转了下眼珠:“孩子们呢?”

 黎绍驰回答:“我妈带着呢。”

 祝潼从喉咙里发出的一声“嗯”之后便使劲地从上撑坐起来。闭眼的时候,她还在车上,醒来却躺在上,看来是黎绍驰将她抱回来的。

 她浑身软绵绵的,黎绍驰拉了她一把:“你去哪里?”

 祝潼还惦记着那只玉镯,今晚被什么马太太、陈太太一打岔,那份礼物还安然躺在自己的包包里。看了看头柜上的石英钟,她说:“我还没给你妈生日礼物。”

 黎绍驰长臂一伸,就把包包拿了过来。他翻了下就看见那个深红色的锦盒,他一边打开,一边问她:“什么来的?”

 “玉镯。”祝潼回答。

 黎绍驰将玉镯举起,在灯光下,这枚玉镯质地细腻,几近没有瑕疵。看完以后,他把玉镯放回锦盒:“与其拿玉镯给我妈,还不如跟我一起待在卧室里,我相信后者会让她更满意。”

 祝潼横着眼看向他:“是你满意,还是你妈满意?”

 黎绍驰笑得很自在,他说:“我满意就是我妈满意。”

 或许有点小醉,祝潼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笑意:“谬论!”

 刚才小憩了片刻,又跟黎绍驰扯了两句,祝潼的脑袋不再昏沉,人也精神了。她想了想,还是下看看孩子们,顺便把礼物送给张青霞。

 黎绍驰没有阻止。今晚祝潼喝了酒,他不打算跟她谈正事,免得她酒醒后就不认账。

 被黎绍驰下不久的高跟鞋倒在尾,祝潼重新将它们穿上,刚站起来,身体就摇晃起来,黎绍驰扶了她一把,而后将她摁回上:“等着,我给你拿拖鞋。”

 黎绍驰走开后,祝潼将双腿垂在沿外,随后又躺回去。正当她看着天花板发呆时,脚踝就被捏住了,撑起身体便见黎绍驰半跪在自己跟前,并把左脚上的高跟鞋掉。

 “我自己来。”祝潼想把脚缩回来,但黎绍驰却不松手,他甚至不看她半眼,只是默默地帮她把鞋子换了。

 黎绍驰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给祝潼换后拖鞋后,他说:“走吧。”

 刚走到楼梯,他们就隐约听见孩子们的说话声。

 黎煜和祝恬还没有洗澡,他们坐在饭厅里吃蛋糕,而张青霞在旁陪着。嘴角沾着油,他们都喜欢伸出小舌头掉,看着这可爱的食相,张青霞也乐起来:“你们就是两只小馋猫。”

 尽管忙着吃蛋糕,但听见的话以后,祝恬抬头,一本正经地说:“恬恬不是小馋猫,恬恬是好孩子。”

 祝潼和黎绍驰站在饭厅门口,祝恬的话让祝潼低声笑了出来。

 他们祖孙三人同时循着声源往外看,发现了父母的踪影,祝恬便跳下的餐椅,高兴地朝他们跑过去:“爸爸妈妈,来吃蛋糕!”

 反正等下就要洗澡,张青霞就由着他们吃得尽兴,油沾到衣服和手上也没让他们擦掉。祝恬吃得特别邋遢,近看就像一个油小人,眼见着女儿要扑向自己,祝潼退了半步,继而落入了黎绍驰的怀里。

 黎绍驰一手搂着祝潼,一手指着女儿:“恬恬!”

 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祝恬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发现上面沾着香浓的油,于是就把手指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了一下。

 祝潼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恬恬,手指有很多细菌!”

 祝恬告诉她:“刚带我去洗手了,我的手很干净。”

 黎绍驰对女儿说:“还吃不吃蛋糕?不吃就到楼上洗澡,你脏兮兮的,爸爸妈妈都不抱你。”

 听了这话,祝恬果真往楼上跑。

 黎煜也刚好吃完,放下叉子猴,他就转头对父母咯咯地笑。他的状况比祝恬好一点点,他的衣服没有遭殃,但下巴堆着油,看上去像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子。

 祝潼和黎绍驰又被逗笑了,张青霞也弯着嘴角:“今天也是这两个小家伙的生日,他俩可比我高兴得多。既可以吃蛋糕,又可以见到爸妈,可幸福啦,对吧煜煜?”

 黎煜用力地点头,他嘴角,很快又开始嘴馋:“,我想多吃一块。”

 “好嘞!”张青霞指给黎煜切了一小块,免得他吃得太撑。把蛋糕放到盘子后,她说,“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上去看恬恬。”

 “好。”黎绍驰应声。

 祝潼把礼物到张青霞手上:“今晚忘了把礼物给您。”

 张青霞接过,她看了看祝潼,又看了看黎绍驰:“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气气,才是最好的礼物。”

 张青霞刚走开,黎绍驰便悄声对祝潼说:“我说的没错吧?”

 祝潼不理会他,她坐到儿子对面,温声说:“煜煜,妈妈来陪你吃蛋糕。”

 黎绍驰进厨房拿了两套餐具出来,他坐到祝潼身旁,知道祝潼很少吃甜腻的东西,因而就把油少的那块蛋糕切给她。

 黎煜很不解,他问父亲:“爸爸,您为什么只把好吃的留给自己?”

 黎绍驰握着叉子的手顿了一下:“怎么这么说?”

 “妈妈的蛋糕上面,没有巧克力,没有水果,只有一点点油。”说完,黎煜就从爸爸的盘子里挖了一块蛋糕,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祝潼抿着窃笑,她对儿子说:“你爸爸经常欺负妈妈,你要不要帮妈妈教训他?”

 黎煜想了想,回答:“我要告诉爷爷和!”

 黎绍驰失笑。

 黎煜点头,随后又在爸爸盘子里挖了一块蛋糕:“但是,爸爸为什么要欺负妈妈呢?”

 黎绍驰将蛋糕推过了一点,他脸安慰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眼睛却看向祝潼:“你问得好,爸爸怎么会欺负妈妈呢?爸爸不会欺负妈妈的。”

 祝潼转脸瞪着黎绍驰,而黎绍驰却毫无预兆地倾身,他伸出舌头一卷,快速地把她嘴角处的走。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当着孩子的面耍氓,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样反应。

 趁着祝潼发呆,黎绍驰再次倾身,她的瓣娇温软,上面带着浓郁的香与淡淡的果味,让他情不自地咬了下去。

 祝潼吃疼,不甘示弱地咬了回去。她咬得重,黎绍驰眉心一皱,旋即躲开。

 在旁的黎煜正低头吃着蛋糕,他认真地把蛋糕夹层的鲜果挖出来,并没有发现父母的异样。

 黎绍驰微微笑着,那笑容里带着几分得逞后的得意。

 在祝潼看来,这样的笑容简直算得上挑衅,她恶狠狠地跺黎绍驰的脚,眼神里充着警告的意味。

 拖鞋是平底的,祝潼不仅没有对黎绍驰造成任何伤害,而且还被他趁机夹住了自己的小腿。

 黎绍驰的笑意更深,他只用了三言两语就哄了黎煜到楼上洗澡。

 看着儿子的小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祝潼便快速逃开。将腿回来的时候,她用力过猛,餐桌上的餐具抖了一下,发出低低的闷响。

 黎绍驰早有防备,祝潼尚未逃出他一臂之遥,他已经将人逮住,顺势把她拦抱起:“咬了我就想跑?”

 拖鞋“啪”地掉到地面,身体也剧烈地晃了下,祝潼立即勾住黎绍驰的脖子。黎绍驰沉沉地笑起来,他的笑声从腔里传来,听得她又羞又恼:“是你先咬我的!”

 “等下再给你咬回来,怎么咬、咬多少下都行。”

 话毕,黎绍驰举步就往楼上走,祝潼匆匆开口:“我的蛋糕!”

 黎绍驰挑眉:“蛋糕你也爱吃?”

 祝潼说:“我…饿了不行吗?”

 难得祝潼服软,黎绍驰便按她的意思,重新将她带回饭厅。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放我下来啊。”祝潼扭着身体,催促道。

 黎绍驰却不让她如愿,他让祝潼坐到自己的腿上,长臂一绕就把她锢在怀里。

 这下祝潼不敢动,黎绍驰的意图太明显,她再不安分点,他就出师有名了。

 “这次怎么这么乖,我没说让你别动,你就自觉地消停了?”黎绍驰笑她。

 祝潼别过脸,冷哼一声。

 黎绍驰用叉子挖了一块蛋糕,随后递给她嘴边。

 祝潼说:“我自己吃。”

 黎绍驰不肯,他们争夺着叉子,这么一来,油就沾到祝潼脸上,而那把叉子就滚到地上,谁也没抢到。

 见状,黎绍驰的眸逐点逐点地变了,祝潼还没来得及闪躲,他的已经亲了上去。

 “黎绍驰,你早有预谋!”祝潼低声地指控。

 黎绍驰没有否认。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不一会儿,那亲吻便缓缓下移,沿着她的下巴,滑落到她的颈窝。他用力地出了一枚吻痕,声音沙哑地说:“放松点,我们又不是偷情。”

 祝潼的后背紧紧地贴着黎绍驰的膛,她动弹不得,指甲隔着衣料掐着他的手臂:“就算不是偷情,也是越界行为!”

 黎绍驰的声音更加沙哑:“没关系,明天就合法了…”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