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六十八章
  黎绍驰的出现虽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祝潼尽管有点心虚,但仍然镇定自若地把钥匙放回包里,轻轻地“嗯”了一声。

 祝潼的妆容和衣着明显是经过精心打扮的,素雅的黑色连衣裙外罩着羊绒大衣,脚下踩着一双小皮靴,看上去知而美丽。她的脸颊微红,目光有几分游离,加上那阵若有似无的酒气,黎绍驰知道她肯定喝酒了。他侧身让她进门,问她:“相亲完了?”

 他那语气喜怒难辨,祝潼老实地回答:“是。”

 刚才黎绍驰就站在卧室台,他看见祝潼从一台小车里出来,弯跟驾驶室的人挥手后,还站在原地目送人家离开,礼节齐全得很。在她转身的瞬间,他看见她脸上那尚未敛起的微笑,他中醋意翻滚,都记不起她多久没有对自己那样笑过了。

 察觉到黎绍驰的情绪正波动不定,祝潼一换好拖鞋就警觉地走开,尽量跟他保持安全距离。

 看着祝潼落荒而逃的背影,走在她身后的黎绍驰慢悠悠地说:“跑这么快,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祝潼假装没有听见。

 黎绍驰一直跟到她回卧室,在她准备关门的时候,他用手臂挡住门板,轻松地把那条门拉大。祝潼知道阻止不来,干脆就走进浴室洗澡。

 今在外面奔波了一整天,祝潼懒得放水,于是直接淋浴。她了衣服,刚把莲蓬头打开,外面就隐约传来开锁的声音。耳边是滴滴答答的水落声,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正在这时,浴帘就被人拉开了。

 黎绍驰光着上身朝祝潼走过去,祝潼怒视着他:“你没看见我在洗澡吗?”

 “看见了。”说完,黎绍驰就夺走她手中的莲蓬头。他霸道地勾住祝潼的,热水从莲蓬头洒下,他们很快就浑身透。

 脚下滑,祝潼背对着黎绍驰,也不敢动。直至黎绍驰的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她才厉声说:“你给我规矩点!”

 看准祝潼拿自己没办法,黎绍驰依旧我行我素,明目张胆地吃着她的豆腐:“洗澡能怎么规矩?”

 水温被祝潼调得很高,浴室里不一会就烟雾弥漫。黎绍驰手泡沫地着祝潼前的娇软,她轻轻地抖了抖,差点就滑了脚。

 黎绍驰将她扶稳,他笑起来,语气戏谑地问:“怎么不用浴缸?”

 祝潼拂开他的手:“你爱用就用。”

 尽管黎绍驰很克制,但是他们差点就在浴室里闹了起来。祝潼一点都不配合,他担心伤着她,扯过浴巾围在她身上,接着就把她扛到了上。

 祝潼的后背刚碰到单,黎绍驰的身体就了过来,眼看他就要为非作歹,她连忙抵住他还滴着水的膛:“等等,我们得谈一谈!”

 上次酒后-、半推半就地跟黎绍驰滚了单,祝潼就已经觉得非常不妥了。只是,这并不代表她默许黎绍驰可以继续来。一回生、两回,再滚几次,她跟黎绍驰的关系又会变得糊里糊涂、不清不楚了。

 黎绍驰将她的手腕到身侧,语气莫测地说:“谈什么会比现在的事重要?”

 祝潼一咬牙,说:“我们之间的关系!”

 黎绍驰挑眉:“你真要跟我好好地谈一谈?”

 “对!”祝潼应声,“现在不谈,以后也不用谈了!”

 闻言,黎绍驰就从她身上起来。他进衣帽间穿了条长,随后拿了件睡袍给祝潼。

 将半的浴巾扔到地上,祝潼动作迅速地穿上睡袍,并系紧浴袍的带子。黎绍驰站在边看着她,他怪气地说:“这么快就为那个男人守身如玉?”

 黎绍驰果然是生气了,祝潼就算再愚笨,也不会在这种逃走无门的处境继续惹恼这个看似平静、但又暗藏怒意的男人。尽管如此,她还是忍不住说:“黎先生,吃前的醋这么没有格调的事,你也要做?”

 黎绍驰坐到沿,他伸手捏住祝潼的下颚,他的目光异常平静,但祝潼却慌了。她的视线移到别处,接着就听见他说:“下次再跑去跟别人相亲,更没格调的事,我也做得出来。”

 祝潼没有顶嘴,她担心她一顶嘴,黎绍驰会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自己,他不是在开玩笑。她挥开他的手,平复了半秒才说:“你真是越来越无聊、越来越幼稚了。”

 黎绍驰醋意攻心,不假思索就回敬她:“你也越来越别扭,越来越得寸进尺!”

 “我们既然已经相看两厌,那干脆就什么都别谈了!”祝潼背对着他躺下来,反手将丝被盖过头顶。

 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黎绍驰无声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挤进被窝,伸手将祝潼抱在怀里。祝潼不地扭着身体,他也不松手:“好了。我就是喜欢你的别扭,我就是喜欢你的得寸进尺,这可以了吧?”

 他想他真的疯了,否则就不会把祝潼纵得这么有恃无恐。

 祝潼这才安静下来,她“哼”了一声:“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的无聊和幼稚。”

 沉默了半晌,黎绍驰问:“那你喜欢什么?”

 祝潼告诉他:“我喜欢翻你的旧账!”

 黎绍驰一听就乐了,他爽快地说:“那行,你翻吧。”

 “你是不是脑子疼?”祝潼翻了个身,她表情怪异地看着黎绍驰,“我说要找你算账,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黎绍驰知道祝潼的心里都是疙瘩,他说:“你愿意翻旧账就再好不过,这样我就可以对症下药、逐一攻破了。”

 “很好!”祝潼撑坐起来,她居高临下地瞥着黎绍驰,“你赖在我的房子不搬走,还三番四次地对我耍氓,这笔账你觉得应该怎么算?”

 黎绍驰笑了,他重新将祝潼拽回上:“别算这种没有意义的账。男女朋友都可以非法同居,我们都这么,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

 这番歪理让祝潼哭笑不得,她追问:“这些没有意义,那哪些才是有意义的?”

 黎绍驰不动声地靠近,他的手悄悄地摸索到她的带:“比如说,我让你独守了几年空房,现在你就应该让我十倍奉还…”

 祝潼立即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又在一本正经地耍氓了,她死死摁在他的手:“这话没法谈了!”

 在祝潼的顽抗下,黎绍驰终究没能得逞。第二天醒来,他本能伸手抱住祝潼,他的手够了两下也是扑空,睁眼后却发现她已经起

 祝潼正在衣帽间收拾衣服,看见她脚边的行李箱,黎绍驰的脸色立即变了:“你要去哪里?”

 冬装厚重,祝潼正犹豫着要不要多带一件大衣,听见黎绍驰的声音,她才发现他站在门边:“你也这么早起了?”

 黎绍驰又问了一遍:“你要去哪里?”

 “我回家住几天。”祝潼正要把行李箱合上,黎绍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她只得解释,“我爸生病了,我回去照顾他。”

 昨天在医院,祝潼已经有这个打算了。她跟蒋青青沟通过,蒋青青说工作室那边不算太忙,她再休假一段时间也没有问题。蒋青青还借机提醒她,反正都休假了,顺便也解决一下自己的家庭矛盾,别再三天两头借故逃跑,这样实在太没出息了!

 黎绍驰松了手:“昨晚怎么不说,很严重?”

 “人老了,身体总会有点小问题的。”祝潼的语气有几分无奈,除去年纪的因素,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更是罪魁祸首。

 黎绍驰本想提议请专家教授替岳父看诊,但转念一想,徐家就是医学世家,手头上的人脉要多少有多少,他这个举动似乎意义不大,于是只说:“那就多点时间陪陪岳父吧,他的心情好,小病自然好得快。”

 “你这句岳父叫得很顺溜呀。”祝潼横了他一眼。

 “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不是吗?”黎绍驰说。

 祝潼耸了耸肩:“那你在他面前叫叫看。”

 这本来只是祝潼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黎绍驰不仅把话放在了心上,而且还采取了行动。

 自从祝潼回家小住后,祝文山不再于公司连,一到下班时间,他就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赶。每当这个时间,祝潼都会在厨房里忙碌,为父母做一顿爱心晚餐。

 离家这几年,祝潼忙着自己的事业和照顾祝恬,根本不出时间陪伴父母。看见他们一点一点老去,她既是心疼,又是愧疚。趁着祝恬和黎煜都上了学,她就回家为父母做做饭、聊聊天,让他们享享天伦之乐。

 今晚祝潼做了一道祝文山最爱吃的红烧羊蹄,她知道父亲一定会胃口大开,煮饭的时候,她特地多舀了半量杯的米。小时候她曾信誓旦旦地对父亲说,后要是能拥有一个大牧场,她一定会圈养几百头山羊,每天都给父亲烧羊蹄。想起那段无忧无虑的孩提时光,她不自觉微笑。

 临近七点,餐桌上已经摆好饭菜和碗筷,祝文山却尚未归来。陈娟碎碎念:“老祝是怎么回事,这么晚回来也不说一声。”

 祝潼说:“爸可能临时有事忙吧。”

 陈娟又看了眼时间,随后说:“你饿不饿?要不就别等了。”

 祝潼说:“您先吃吧,我再等一会儿吧。”

 陈娟劝说:“你的胃不好,别饿着…”

 话音刚落,她们就听见外头传来车鸣声。陈娟立即走到窗前:“肯定是你爸回来了!”

 看清楚外面的境况后,陈娟的态度骤变,她叉着,对着窗口语气不佳地说:“他怎么来了?”

 祝潼感到困惑,她一边走过去,一边问:“谁呀?家里要来客人吗?”

 往窗外一探看,祝潼就看见黎绍驰正和她父亲并肩朝大门走来,黎绍驰手里提着两大袋东西,此时他表情谦逊地跟父亲交谈着,他不知道说句了什么,她父亲突然就眉开眼笑。

 陈娟转头看向女儿:“是你把他叫来的?”

 “绝对不是!”祝潼连连摇头,只差没有举起三手指发誓了。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