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早生贵宝 下章
第七十五章
  在等候结果的过程中,祝潼和黎绍驰都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当拿到化验单的时候,祝潼没什么大的反应,而黎绍驰倒是傻了眼。

 坐在他们对面的医生气定神闲地说:“根本化验的结果来看,这位太太你并没有怀孕。造成假怀孕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就包括心理压力,我看两位是太渴望要二胎了,所以才会闹出这个乌龙的。”

 对于自己怀孕与否,祝潼只抱着平常心看待,她礼貌地说:“谢谢医生。”

 “不客气。”转头看了看那个皱着眉的病人家属,医生又说,“你们还年轻,要孩子也不用急在一时,心态放平稳些,很快就会怀上的。”

 说完,这医生还朝祝潼暧昧地眨了眨眼睛。祝潼有点尴尬,她再次向医生道谢,随后就拽着黎绍驰离开了诊疗室。

 或许由于上次被祝潼摆了一道,黎绍驰对化验单里的数据和妇科医生的诊断结果都不愿尽信。他的怀疑都写在脸上:“真的没有怀上?”

 祝潼耸了耸肩:“医院是你挑的,医生也是你选的,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黎绍驰抿着,一直走到停车场,他都没有说过半句话。

 上车以后,祝潼从包里拿出化验单,轻飘飘地对他说:“你昨晚担心个半死,现在我知道没有怀孕,你又高兴不起来,你那些紧张都是装的吧?”

 “要是装的就好了。”黎绍驰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这种忽高忽低、起伏不定的感觉,真的比过山车还可怕百倍。

 他的语气有几分幽怨的意味,祝潼忍不住笑起来。

 把汽车驶出停车场以后,黎绍驰才问她:“昨晚你跟你妈说了那么久的悄悄话,真不是在商量什么…主意?”

 祝潼知道他本想说诡计的,但被她森森的目光扫了一眼,他才瞬间改口。

 黎绍驰总觉得不安心,差不多回到公司,他又突然拐了个弯往回走。

 祝潼不解地问:“你要去哪里?”

 “我觉得那家医院不靠谱。”黎绍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你给依岚打个电话,告诉她你要去做个检查。”

 “不要了吧?”祝潼下试图拒绝。刚才她已经被医生笑得脸红了,若再去一次,不就意味着多丢人一次吗?

 黎绍驰很坚持:“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要是怀了没检查出来,到时候有什么不测怎么办?”

 他说得头头是道的,祝潼无言反驳,因而只好给徐依岚拨了同电话。

 今天不是徐依岚值班,但听闻祝潼要过来做检查,她二话不说就赶回了医院。

 为了这点小事而劳师动众,祝潼非常过意不去。徐依岚笑着说:“不碍事,难得表姐夫还愿意相信我,这真的是我的荣幸。”

 黎绍驰虚咳了声,接着说:“希望你这次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趁着徐依岚离开办公室的空挡,祝潼问他:“黎绍驰,你是不是发现自己当年报错了专业?”

 黎绍驰困惑地看向祝潼,用眼神询问着她。

 祝潼笑他:“你就跟依岚一样,考进医学院,专攻妇产科,这样你就不会心里没底了。”

 她以为黎绍驰会做点什么以示不,没想到他却一本正经地应声:“确实是报错了,不过现在转行也来得及。”

 祝潼被他的冷幽默吓到了:“说得像真的一样。”

 黎绍驰还是那副认真的表情,他说:“以我这样的天资,三两年内就可以上手了,如果你这回真没有怀孕,那就等我成了你的私人妇产医生再要孩子,从验孕到生产都不用求人,多好。”

 想到自己躺在产上毫无仪态地叫喊,而黎绍驰则有条不紊地指挥她深呼吸再用力的场面,祝潼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余光瞥见黎绍驰在偷笑,她这才知道自己不但没有取笑到他,反而还被他给耍了。

 再检查一次的结果还是一样,祝潼没有怀孕。黎绍驰看着化验单上的数据,再回想刚才那张化验单的数据,终于确信这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闹剧。只是,这场闹剧落幕后,他又隐隐感到失落,总觉得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听闻祝潼肠胃不好,徐依岚特地给她介绍了一个很有名的专家。黎绍驰拿着那医生的名片,随后又带祝潼看肠胃专科。他们一个早上都在几家医院打转,最后收获了一场空欢喜和一堆可怕的中药。

 吃过午饭,黎绍驰没有心思回公司工作,他问祝潼:“今天你有要紧的事吗?”

 祝潼想了想,应答:“没有。”

 黎绍驰搂住她的,悄声说:“我们翘班吧。”

 像黎绍驰这样的工作狂,祝潼向来觉得他的字典里没有“翘班”两个字。她以为他顶多就带自己回家看看电视、睡睡午觉,不料他却把自己带到了一个近几年很热的楼盘。

 由于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都十分优越,还没有开盘之前,这里的十来栋公寓和别墅群已经被抢购得差不多了。看着黎绍驰用专用的智能卡顺利地进入小区,她大抵猜到黎家、或者黎绍驰在这边有物业。

 黎绍驰把车子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下车以后,祝潼好奇地抬头四处观望,黎绍驰过去牵她的手:“走吧,带你四处逛逛。”

 逛着逛着,黎绍驰就带着她走到了别墅区。当他动作娴熟地打开前院那半栏栅门,并让她进去时,她大概猜到黎绍驰的意图。在原地犹豫了半秒,她还是随他进屋。

 屋内已经装过,但家居只得寥寥几件,看上去应该是暂时无人居住的新居。

 祝潼没有多问,而黎绍驰将她带到三楼的主卧大阳台。他们并着肩眺望风景,黎绍驰问她:“觉得这边怎么样?”

 在这寸土尺金的豪宅内,祝潼说不出坏话:“好的。”

 黎绍驰指着西南方,接着说:“你看到没,那边是市属小学,听说师资不错。等下学期开学,我就把恬恬和煜煜就转学到这里来。”

 祝潼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他回应。

 沉默了几秒,黎绍驰继续说:“我打算这阵子把家具都购置好,节前我们就可以搬过来。住在这边,孩子们上学、我们上班都很方便…”

 祝潼将手收进大衣的口袋里,她转身背靠着栏杆,侧着脑袋看着黎绍驰:“想我跟你非法同居?”

 黎绍驰接话:“合法同居。”

 “哦?”祝潼饶有兴致地问,“所以,你是在婚?”

 黎绍驰顿了下:“你能不能理解为求婚呢?”

 祝潼摇头:“你也太没有诚意了,一座房子就想把我收买?”

 察觉祝潼有松动的迹象,黎绍驰立即乘胜追击:“那你想要什么?”

 祝潼故意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她长长地叹气:“我什么都不缺,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黎绍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低头在她上咬了一口:“我知道你缺什么。”

 “男人吗?”祝潼扬着下巴,笑得很灿烂。

 黎绍驰收紧手臂,用力将拥着她:“不,你缺一个家。”

 心底那片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他重重地触动了,祝潼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直至回到祝家,她的神情还是有点恍惚。

 昨晚接到陈娟的来电,听闻女儿疑似怀上二胎,祝文山高兴得彻夜难眠,今天就搭乘早机赶回琼京。等了整个下午,他终于把女儿盼了回来,祝潼刚进门,他就了上去:“走,我们今晚到大酒店吃饭,庆祝家里又添新成员。”

 陈娟也走了出来,她比祝文山平静多了:“怎么样,孕检结果出来了吗?”

 祝潼正想回答,祝文山便抢着说:“这还用问吗?肯定怀上了。小潼,我特地给你买了两罐孕妇粉,上回你不是老说睡不好吗,我问了医生,她说睡前喝热牛可以安眠…”

 父亲说得这么起劲,祝潼都不好意思打断他。等大家都安静以后,她从把那两张化验单拿出来:“我已经验了两遍了,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怀孕!”

 两位长辈一人拿着一张化验单,还互相比对着。祝文山喃喃地说:“怎么可能,我的第六感明明很准的。”

 陈娟没好气地说:“你又不是女人,说什么第六感。没怀上就没怀上,这样更好,省心!”

 祝文山揭穿她:“你也太善变了吧,刚才你还很高兴地跟我商量外孙要叫什么名字。”

 祝潼有点无奈,而黎绍驰说:“我们还是照旧到大酒店吃饭吧,就当是庆祝…”

 祝潼替他补充:“庆祝我们只是虚惊一场。”

 由于祝潼的肠胃不好,他们知道附近的餐馆吃了一顿很清淡的晚餐。晚饭过后,陈娟和祝文山坚持散步回家,而黎绍驰和祝潼只好驾车离开。

 在外面奔波了整天,祝潼洗完澡就打算休息了。今晚黎绍驰也没有处理公事,他也早早爬到上,躺着躺着就贴近了祝潼,大手密密在她的小腹连。

 祝潼本想装睡,但他的影响实在太大,她很快就装不下去。黎绍驰的呼吸在她耳侧,她缩了缩肩膀,继而就听见他说:“你说怎么就没怀上呢?” JiNGcAixs.Com
上章 早生贵宝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