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成欢 下章
第十五章
 姚璐在整理衣服的时候无意间翻出高中时代的校服。

 短裙配水手服,标准的纯真而青涩的中学时代。姚璐饶有兴致地再次套上。小小的衣服似乎都要包不住她如今丰部了,衣服显得有些短,肚脐若隐若现。

 短裙也更为短了,还不到大腿的二分之一处。姚璐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裙摆微微扬起,白色底清晰可见。姚璐觉得似乎还少了点什么。嗯,对,是下身。

 修长的腿显得单调异常,她便又翻出一双黑色的连袜,穿上,果真好了不少。长发披肩,水手服,短裙,黑丝,既可爱又感。此时,房门被打开,来人自是唐奕衡。

 “衡,好看么?”姚璐跃到他面前。唐奕衡被惊到了,被包住的部,若隐若现的小腹及底,黑丝,以及姚璐那腻死人的笑,一切都在催发他的情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下身在膨,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不安分,不停地叫嚣着,他要她,狠狠地要。

 “宝贝,你好美…”唐奕衡紧紧将她环在怀里。姚璐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宝贝,我想要你…”唐奕衡发出邀请。姚璐娇羞着点点头,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渴望他呢?“今天…不如换种方式吧…”

 看见她如此美好的模样,唐奕衡竟然生出一个恶的年头来。“我来…强你,怎么样?”“什么啊?”姚璐怔怔地看着他。

 “演一个女学生被人强的戏码,如何?”“你的怪念头还真是多。”其实姚璐也并不反感。“会很刺的,宝贝,尝试一下,也许你会很喜欢…”

 “我哪里会拒绝你了。”姚璐嘟起小嘴“你就是吃定我了。”唐奕衡笑得暧昧至极“是啊,我要吃你,吃一辈子。”说罢,一个公主抱将姚璐抱起,然后放到king…size的上,在她耳边厮磨“宝贝,记得要反抗我哦…”要她反抗他真的是很难的事啊。唐奕衡拿来一条巾和一把剪刀,笑着对姚璐说“游戏开始咯。”

 他试图用巾绑住姚璐的双手,姚璐想起此刻的自己应该是极力反抗,便挣扎起来。“你不要,不要啊…”看来小宝贝还真会演,唐奕衡的兴趣一下子被提得更高。

 “别白费力气了,没有用的。”尽管姚璐不停地挣扎,但双方实力实在悬殊,唐奕衡三两下就将她的双手绑在一起。

 然后一把扯开她的水手服,出白色的内衣,手开始抚摸起来,在她的尖上不停打着圈。“你看你头都硬成这样了,小货,其实你很想要吧。”

 “才没有呢…变态,你走开…”唐奕衡抓住姚璐胡乱拍打的手;“变态?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让你看看我究竟能变态到什么地步。”

 ----

 唐奕衡拿过早已准备好的剪刀,又将她的罩面拉起,剪刀落下。就这样,两边的晕都从他剪的出,唐奕衡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俯身亲吻她房,牙齿轻咬粉尖,晶莹的唾染上晕,大舌一遍遍地,双也不停地如同一个在食母的小孩一般。

 等到两颗可爱的樱桃完全立于雪峰之上时,唐奕衡才罢休。转而攻占她小巧的肚脐,舌尖顶着凹陷的肚脐,还不停地旋转。姚璐感觉全身酥麻,下身微微发热,无法保持情醒的她根本忘了挣扎。

 然后,唐奕衡将她的短裙拉高,狠狠地撕开她的黑色丝袜,出了白色的内

 看见内上已有了斑斑的水渍,唐奕衡勾起了魅的笑“小货,我都还没摸你下面呢,就成这样了,你说你是不是妇,嗯?”

 姚璐经他这一提醒,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个反抗的角色,如此温顺地接受,似乎不会让唐奕衡满意的。

 所以她用力蹬腿,但根本踢不到唐奕衡,或许她根本舍不得踢到。唐奕衡倒是轻而易举地就握住她的脚踝,将她的玉足置于边,一下下地轻吻,更是将她小巧的脚趾放入嘴中情地,一个一个过来。

 长期处于与心爱之人爱之中的躯体早已被调教得感异常,其实只要唐奕衡稍稍有所亲密的身体接触,姚璐便会有生理反应,更何况是如今的局面,大量的爱从下体涌了出来。

 唐奕衡满意地看着透了的内,猛地亲了上去,隔着一层布料吻她那又又热每每叫他销魂忘我的幽谷。

 “啊…啊…啊…”姚璐难耐地呻。唐奕衡故技重施,在她的内上也剪了一个大,更清晰地欣赏着不断汁的幽谷。

 然后,再一次地吻住,这一次,没有任何阻挡,那销魂的感受更加深刻,姚璐再也忍不住,在他舌的攻势下,高了。

 唐奕衡不餍足地将她的汁都入口中“嗯…好香的味道…好甜…”高只有的姚璐热切地渴望着下身被填,被贯穿,便央求道“给我么…给我…”

 “妇,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被强,怎么,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上你么?”

 “不是…不是…”姚璐急的话语中都带了些哭腔。她环住唐奕衡的脖颈“我只要衡,嗯…老公…进来嘛…”

 平时姚璐总是叫唐奕衡‘衡’或者为了足他的恶趣味,叫他‘哥哥’却很少叫他老公,这一声酥酥软软的老公,甜到唐奕衡的心田里去了,他也不管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凑到她的耳边,大口大口地吹着热气,极具惑地问“要老公做什么,嗯?”

 ----

 “老公,进来嘛,进到我的小里,我只要你上我,我不要其他人…”

 唐奕衡笑了,笑得极其漂亮,姚璐看得都出神了“老公,你好美…”“傻瓜,可别用美形容男人…”与此同时,他的望直穿她的柔软。

 “好深…啊…你顶到最里面了…”唐奕衡不做声,用力地了几下“宝贝,舒服么?”“嗯…好舒服…”“那就再叫得响点给我听…我喜欢听你叫的声音…”指尖抚过她的红

 一下又一下有节奏地顶到姚璐的最深处,姚璐不停地呻着,爱从大腿部留下,润了单。

 唐奕衡双手撑在姚璐的两侧,忽地低下头含住她的瓣,舌尖迅速窜入,顶着她的上颚。

 姚璐也毫不示弱地他的贝齿。顿时,呻声变成了嘤嘤的呜咽声,时发出的黏黏的水声变得清晰起来。

 唐奕衡在两人濒临爆发的时候突然拔出,坏笑着看着身下的求不的人。

 “老公…怎么了?”浓烈的情氤氲着姚璐的双眼,煞是动人。唐奕衡没说话,低头啃咬着她的丰

 “不要出来嘛…人家还要…那里好…”姚璐难耐地扭动双腿,汁几乎透了单。唐奕衡却还是像一个的婴孩般贪恋着她的丰,用力着不肯离开。

 姚璐实在按耐不住,情难自己地将手指伸向下身,此时唐奕衡忽地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小宝贝,玩自己给我看…”姚璐的纤长的玉指探入了早已泛滥的小,一下下地出,觉得不够似的又加入一手指“啊啊啊…要…高…”

 唐奕衡捏住她感的小核,姚璐浑身颤栗来了高。唐奕衡看着自己身上的水渍,异常兴奋“坏东西,看你的水…哦…”没说完的话变成了低吼。他热情的小宝贝,此刻正在吐着他还未释放的硬物。

 小舌在他的顶端打转,小手捏着他的两颗小球,温的热气包围着他,好舒服!他的小宝贝越来越会取悦他了。

 在快要薄而出的时候,唐奕衡出他的硬物,将白色的种子洒在她丰上。

 姚璐伸手将他到她上的抹匀,嘴里喃喃“了好多呢…”唐奕衡却觉得还没玩够,他下被他剪了的内衣内,再次为姚璐穿上学生装,然后将她拉到怀里,让姚璐的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膛。

 “坏孩子,你在勾引老师么?”姚璐瘫软在他的怀里,敢情这会儿他是想玩老师学生的游戏了。“是老师坏…”姚璐配合地娇嗔道。唐奕衡很满意她的反应,手伸进她的裙摆里。

 “想不想要老师玩你,嗯?”“嗯…我要老师…小要老师的大子…”唐奕衡将她抱到边,她的上半身躺在上,从部开始悬空,唐奕衡举起她的双腿,分开,直直地冲入。

 如此的姿势下,下身的感觉更为清晰。姚璐忍不住呻起来“啊…啊…”“嗯,夹紧…我冲到最里面的时候要夹到最紧…”唐奕衡还真当起老师来。

 “哦…你的小又热…好紧…”“老师…舒服么…”“小妖…老师要玩得你说不出话…干得你下不了…”

 “坏老师…啊…你又顶到子了…”“怎么办…你的子说它要我的…”“老师真坏…哦…我要丢了…老师老师…”“嗯…我也快了…我要你的小…”

 “哦哦…啊…”屋的旎,充斥着语,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

 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姚璐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盘着自己的头发。

 突然,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被那人从身后抱住。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呼吸着她的香气,极为陶醉。

 “宝贝,要洗澡么?”感无比的声音萦绕在姚璐的耳边。

 姚璐点点头,那双不安分的大手开始在她的前摩挲。再加上唐奕衡呼出的热气得姚璐有些,她便有些不适地扭了扭身子,可这一动作却让她跟身后的人更为紧贴。

 唐奕衡笑出声来“宝贝,这么迫不及待么?那么我们一起洗吧。”

 “谁迫不及待了?”姚璐想挪开他的手,却适得其反,在两人的一番僵持中,浴巾散开,落到地上。

 于是,浑身上下不着一物的姚璐就这样暴在唐奕衡的眼里。唐奕衡似是很满意的样子,笑着用手包裹住她的一双柔软。腿也顶入她的双腿之间。

 “小宝贝,你的那两颗小草莓都硬得像小石头一样了。”姚璐被调教得感万分的身体经唐奕衡三两下的拨便有了反应。

 “衡…我想要…”唐奕衡地一笑,打横抱起小娇,放到已经储好热水的圆形大浴池里,再撤下自己的睡袍,跨入浴池,再次从身后圈住姚璐。

 纤长的手指将姚璐的下巴转向自己,按耐不住吻上她的红。水下的手已经滑入她紧致的甬道里。姚璐干脆整个人都转过身来,双手圈住唐奕衡的脖子,加深与他的吻。

 调皮地咬住唐奕衡伸过来的舌头,再松开,将自己的舌头伸过去。一番吻过后,唐奕衡入姚璐体内的手指,将她推到了浴池边缘,再度吻上她。

 这次手伸向了让人心驰神往的巨,用力地将她的头往外拉再放开,重复了好几次。一开始的疼痛感让姚璐止不住挣扎,但是后来却慢慢转变为一种酥麻的快

 姚璐感觉自己的下身在不断沁出一股股热。想要唐奕衡的望愈发强烈,手便下意识地伸向他的玉茎。那里早已经充血发硬了,上面的一凸出的经一跳一跳的,姚璐不断上下摩擦,想让它变得更大更硬。

 唐奕衡一吻完毕,便将姚璐抱到浴池的边缘上,分开她的双腿,撑开她的小“宝贝,你的小还是这么美…不过不知道你的汁是不是还是一样的甜…不要紧…我来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姚璐知道唐奕衡要她的小了,想到被时的快,便情不自地兴奋起来。唐奕衡的舌头不断地刺着她的,舌尖扫过她感的壁,齿间夹住她充血的小核。

 “啊…老公…这里也好…哦…”姚璐捏住自己的尖呻着。

 “小货,那就自己替自己止止吧…”姚璐果真捏起自己的部,学唐奕衡刚刚那样扯着自己的尖。

 等唐奕衡终于够了,够了,才抬起埋在她腿间的头,边擦嘴角残留的水边道“果然还是一样的甜,宝贝,你了好多水呢。我有得你那么舒服么?”
上章 卻成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