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成欢 下章
第二十章
 上温热轻柔的触感扰了姚璐均匀的气息。

 “嗯…”嘤咛一声的同时扑闪着长长睫的眼睛缓缓睁开。姚璐这才发现是唐奕衡在亲吻自己。“真是个懒宝贝,坐在躺椅上一会儿就能睡得这么…”唐奕衡又亲昵地吻了吻她的鼻尖。

 “谁叫你昨晚…”姚璐说到一半便红了脸说不下去。唐奕衡轻她的瓣“昨晚什么?说下去啊…”姚璐又是害羞又是气急,情急之下咬住唐奕衡的下嘴

 本是惩罚的咬在唐奕衡看来却是小宝贝难得主动的好时机,顺势猛地吻上她令他垂涎已久的小嘴。

 两张胶着在一起,换彼此的唾,舌头卷着舌头,啃咬含,牵扯出一道靡的丝线,顺着姚璐的嘴角下。

 唐奕衡了上去,直追着丝线的痕迹。过姚璐的下巴,在她雪白的细颈处停留了一会儿,听到她难耐的呻才渐次往下,褪去她的薄纱上衣,轮吻着两边坚实的小红莓,再是重重地。如此的吻当然足不了望旺盛过人的唐奕衡的,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抚摸姚璐的身体。

 她好感,小身子细细的颤抖着,他每一个抚摩似乎都能带给她快乐,男足和骄傲让他心情很好,大手滑到她下,起被推及大腿的裙摆,探进去,直接与她粉得不可思议的肌肤接触。他掌心的灼热叫她浑身一颤,被那股热笼罩的感觉很美妙,她闭上眼,娇出声,不自觉的弓起,让他按住她的后,将亲吻移下她白皙的纤颈。

 热的,让她几近难以自持。他将她的上衣推高,隔着薄薄的衣料含住她柔尖,听到她的气后,他微笑,用舌头玩着那粒小小的柔软珠子,牙齿辅助的轻咬好挑逗得它愈来愈硬,她全身都在颤抖,细

 细的呻妩媚又娇腻好听,叫他很兴奋,下身的望基本觉醒,正顶住她软软的凹处抖动。

 热的濡和忽松忽紧的玩叫她觉得口又涨又痛又难受却又快乐,左边的头被娇宠得快慰极了,可右边的却寂寞得让她想尖叫,抱住他的头,她无助的扭动娇躯,忽然发觉那

 条巨龙正昂扬着头,亲昵的抵着她最羞人的私密。他又想要了么?真是的…而她自己…竟然也想想靠他近一些,小腹酸酸的软软的,她哀求出了声:“衡…”

 甜腻的声线带着女人的妩媚,很动听。唐奕衡很是沉醉。

 “怎么了?”他松开嘴里已经坚硬的小尖儿,大手握住她一直被他忽略的右,开始旋转拧捏着玩。

 她息着看着他,大眼里是动情的朦胧“不要了…还有两天就要回去了,我想多在岛上走走…”

 “小宝贝…真淘气…把人家的火引上来却又这么不负责…”唐奕衡笑着指了指自己下身搭起的小帐篷“你是不是该帮我解决呢?”

 姚璐乖顺地攀上唐奕衡的身体,叉开双腿面对着唐奕衡,坐上他的大腿。

 拉开他的链,取出硬物,手握住上下摩擦着。为了让阻力更小,她更是低头,张开嘴,让自己的唾沿着舌尖滑落,正好落在唐奕衡圆滑的顶端上。

 么指住顶端,将唾匀开,另一只手也上阵,逗他的囊袋。双手卖力地运动,带给唐奕衡难以言喻的快

 宝贝感的蕾丝内衣,甜美而靡的表情都叫唐奕衡濒临爆发,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

 最终,在姚璐咬住唐奕衡感的褐色头时,他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身。

 ----

 白色的浊一下子出,得姚璐手都是,甚至些许还飞溅到脸上。

 唐奕衡体贴地拿过一旁的纸,细心地为她擦拭。看着姚璐微微垂着头,顺从地任由他擦拭,唐奕衡满意地掀了嘴角。

 清理完毕之后,唐奕衡亲昵地吻了吻姚璐的额头,不带任何情的一吻,轻柔地叫人的心都酥软了。

 “我的小公主,决定去哪里了么?”“岛这么大,还有好多地方没走过呢,一起去看看吧…其实哪里都好”

 唐奕衡笑笑,牵起姚璐的手与她十指紧扣。幸福的小夫漫步在阳光之下,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下彼此。

 其实唐奕衡很沉醉于这种感觉,他一直都霸道地想独占姚璐,不喜欢她为他之外的人心,更不喜欢任何人介入他们之间。

 所以这样看来,如果世界真的只剩下他们两个,其实也不错。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走到一棵大树前不远处,姚璐面带笑容地回忆着过往“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总爱爬树,喜欢坐在树枝上看很远恨远的地方。”唐奕衡也笑了,他怎么会不记得呢,她跟他之间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那么清楚。

 “小时候啊,我调皮得就像个小男生,但是骨子里毕竟还是个小女生。

 所以第一次爬上树,竟然不敢下来了。要不是你出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次,是姚璐第一次爬树,等欣赏完远方的美景后,小女孩就被眼前的难题给难倒了,怎么离地面那么高呢?刚刚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

 小女孩死活不敢下来,这时候唐奕衡出现在她面前,温柔地对她说“璐璐,别怕,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即使时隔十多年,如今想来,心头仍旧甜的发腻,这个她放在心尖上爱的男人啊究竟给了她多少温暖,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所以那个时候你就决定非我不嫁了吧。”唐奕衡调侃道。其实六七岁的小孩根本不懂感情,但是姚璐的确从未想过跟唐奕衡之外的男人在一起会怎么样,自懂事来,心便被一个人占都是他,再也容不下谁。

 当然这一点姚璐是不会轻易在唐奕衡面前承认的。

 “是你那个时候就非我不娶了吧,不然为什么总是在我有危难的时候出现,肯定是一直在默默关注我。”

 唐奕衡环住了姚璐,额头顶住她的额头,和她亲密无间地拥抱在一起“是啊,早就认定你了,我只要你。”

 眼的宠溺仿佛要将姚璐融化。姚璐却故作不屑,轻哼了一声“就会甜言语。”

 唐奕衡就爱她别扭的模样“我只对你甜言语啊。”出洁白牙齿的唐奕衡笑得难得的孩子气,这让姚璐很是心动,她窝进唐奕衡的怀里,倾听他的心跳声,觉得此时此刻无比幸福。

 如果…如果在这一刻死去…她也愿意…只要身边有他。只要望一眼他深情的眼神,她真的觉得什么都值得。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着,仿佛要把彼此融进自己的身体里,许久都不愿意分开,直到姚璐软软地声音响起“好久没有爬树了,我想再试一次。”

 唐奕衡点头答允,牵着她走到树前。姚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虽然人是长大了,但好像小时候的那股冲劲然无存了,怎么都爬不上了。

 于是求助的眼神望向唐奕衡。唐奕衡自是拿她没办法,蹲下身,道“踩着我的肩上去吧。”对于唐奕衡的举动,姚璐既感动又高兴,她立马下鞋,并且亲了唐奕衡一下,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你真可爱。”然后踩着他的肩膀坐到离地面最进的那树枝上。

 唐奕衡站在她的下方,生怕她掉下来似的。姚璐被唐奕衡少有的紧张给逗乐了,宽慰他“别担心,这树枝牢固的,而且我也没那么重吧。”

 唐奕衡却还是不放心,执意要站在那里。一阵风吹过,吹起了姚璐轻盈的裙摆,唐奕衡正巧看见她粉的内

 ----

 “真的能看到海啊…”树上的人却对此刻自己的青光大一无所知。

 唐奕衡的手不自地伸入姚璐的裙摆中,摩挲着她光滑的肌肤。姚璐的小脸忽地红了“衡,你要做什么…”手来到她的大腿部,手指隔着内顶着她的凹陷处。

 姚璐被他摸得有了感觉,下体渐渐润。感受到她的变化,唐奕衡心情大好,想着她刚刚的问题,嘴里重复道“做什么…是啊,做什么呢?做好不好…”“在这里么…”“不好么?你看你还可以在我上面呢,我的女王,我来好好服侍你。”再也受不了惑的唐奕衡,将头埋入她的裙摆中。

 舌头先是隔着内她的感,小宝贝真是热情呢,那里已经的很了。

 然后拨开她的内,直接上她的花核,灵巧的舌尖百般逗,一下又一下地滑过她的感,轻轻地,叫人心难耐。

 女热气息包围着唐奕衡,汁不断入他的口中,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这种时候最能感受到自己对于姚璐的占有,她如此真真切切地属于自己,就在此时此刻被自己占有着。只有他们彼此而已。锐利的快慰自姚璐的下腹冲上脑门,强烈的刺让她情难自合着唐奕衡,将兴奋难耐的花往他嘴里送。

 “衡…啊…那里…”她娇啼出声,酥软甜腻的声音浓浓的带着魅惑的味道,人动听极了。

 “哪里?”唐奕衡明知故问,噙着笑欣赏着她被情笼罩的娇媚。然后他用左手的么指和食指撑住她yd两边的,使她的向两边大大的张开,又用右手的中指着她的一片,手指肚按着她已经凸起的核,轻轻的颤动着。

 手指恶地轻刮,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突起的小粒。姚璐浑身一阵痉挛般地颤抖,口溢出了更多情动的证明。

 唐奕衡再也忍不住,将姚璐抱下来,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把她圈到自己和树之间。

 他有些鲁的撕扯着她的衣服,然后是短裙,将她光后,用略带沙哑却十分感的声音命令道“帮我衣服。”

 姚璐解开衣服的动作显得很温婉,很轻柔,此刻却是在厮磨着唐奕衡的心。

 天知道,他的火已经中烧到什么地步了。待姚璐将唐奕衡身上的衣全部卸净后,唐奕衡如同饿狼扑食般侵上她的

 她动了动,双微启,男人的气,从里灌进来,还未做多想,男人热强硬的舌便窜了进来。

 但是慢慢地,这个吻从一开始的狂风暴雨变为清风细雨,唐奕衡从一个霸道的掠夺者变为一个温柔的引导者。

 两亲昵地相贴,姚璐感到无比的舒畅,微眯着眼,享受着,从眼里她看到男人的脸软化成不可思议地温柔。

 闯入口内的舌,温柔地抚过她口中的每个角落,当勾起姚璐的舌时,她唔了一声,热情地回应着他。最后,男人似乎轻叹了一声,微离开她,带着银丝的舌,从她口中离。

 姚璐不舍地盯着唐奕衡离的舌,在他即将将舌缩回口中时,她猛地抬头凑上去,张口含住了男人的舌,贪婪地
上章 卻成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