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成欢 下章
第二十二章
 电话那头的损友,竟然说要送她那种东西…而眼下,她也不便与对方纠什么,此刻的她巴不得马上挂了电话。

 “知道了…再说吧还是…我还有点事…”对方狡黠地笑了两声“是跟你老公有事吧…”姚璐也不解释什么,她知道对于她这位损友解释是没有用的,好吧,那便豁出去吧。

 “是啊是啊…你确定你还要打扰么?”对方气地挂了电话,姚璐也放下手机,对唐奕衡展开控诉。

 “你到底准备干嘛啊,你没看见我在打电话么?发情也得挑个时间吧!”同时抬腿踹了他一下。唐奕衡将手探入她的内里“让别人听听我们夫恩爱不好么?更何况…宝贝,你已经了…”

 “出去,走开…我不要你…”姚璐想起刚刚自己在好友面前丢脸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可是唐奕衡哪里舍得离开她甜美的身子,他非但没离开还伸入了第二手指。

 无论和他做了多少次,她的都是那样紧的绞着他,他怎么能不爱她?“宝贝,诚实些,你那里已经得不成样子了,你真的不要我么?”

 “唐奕衡!你就是那么霸道,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你有考虑过我么?”姚璐吼得眼眶都有些泛红。唐奕衡这才严肃起来,他的小宝贝似乎真的是生气了。

 他本以为这是他们之间的闺房情趣,没想到却真的惹怒了她,他一下子竟有些慌了。

 他从她的身体离开,转而紧紧抱住了她“宝贝,宝贝…”他一下一下地轻抚她光滑的后背像哄小孩一般“不要生气好么?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不顾你的感受?”

 是啊,他怎么能忽略,他心爱的小娇最怕羞了,除了有时面对他,在别人面前一直都是那么矜持…

 他她泛红的眼眶“不要哭,我会心疼的。宝贝,我是太爱你,爱到无法自控才会这样…原谅我,好么?”

 见姚璐低头不语,唐奕衡想还是让她冷静一下吧,便起身想去冲个凉水澡。

 不料却一双凉凉的小手拉住“你…去哪?”唐奕衡心里是欣喜的,这代表她不怎么生气了吧“去洗澡。”

 有的时候姚璐真的是恨死自己了,明明那个男人那么霸道,有时还有些不讲理,会让她窘迫尴尬,但只要他一柔情地跟她道歉,哄她两句,她就会觉得发自心窝的温暖,她就狠不下心继续责怪他什么,更不忍心让他难受。

 她由身后抱住他“我是有点生气…不过也没有到要哭的地步…刚才,我的脾气也有点大…其实有点小题大做了…”

 她上身不着片缕,凸起的尖顶着他的后背。想象着她浑身上下只穿着粉的蕾丝内,一脸娇羞地拥抱着他,唐奕衡起的下身更硬了。

 下一秒,姚璐含住他感的耳垂,轻。她在主动求么?

 ----

 唐奕衡很是兴奋,一种难以言说的快在他体内窜,他忍不住转身,让她平躺在上,自己倾身在她上面。

 手指轻抚她的脸庞,他为她褪下仅剩的蕾丝内。最后他深情地望着他放在心尖上疼的小女人“老婆…谢谢你…一直包容我…”

 他轻吻她的“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好爱你…我爱你…我的宝贝…”姚璐的玉手捧住他俊逸的脸庞,专注地视线含着对他的深情眷恋,浓情意在两人的眼神中

 “璐璐宝贝…”他靡暗哑的嗓音有着浓浓的情,却又不自觉地带着深情与疼爱。

 为他张开的玉腿上早已沾染了丰沛的爱,红的珠核被晶莹剔透的汁浸染着,吸引着唐奕衡炙热的目光。

 沾汁的私处,微颤的花瓣,人的红花蕊及不断渗出的甜蜜爱,都完全呈现在唐奕衡的眼前。

 他俯身张嘴她的花核儿,姚璐仿佛被电击般,弓起娇躯,口更是溢出大量的。唐奕衡的双带着亢奋之情,用力她不断淌的爱,恶意地勾惑出她全部的热情。

 “啊…不要了…”唐奕衡气的举动让姚璐几乎承受不住体内持续升温的火的折磨。

 “可是你好…又好热…一点都不像不想要的样子…”看到唐奕衡勾起的那一抹气的笑,姚璐心动万分,甚至小脸都有些微红。

 而唐奕衡更是抬高她的双腿,伸长舌头贯入他紧致如丝的幽里。

 “啊…好…”姚璐感觉自己的身子快要融化了一般,一种奇妙的快折磨着她,她无法足,她还需要更多。

 “给我…衡…我要你…”这场情的游戏她无法承受,她急于得到解。唐奕衡亦难以承受更多,更舍不得她难受。于是扶住自己的男,对准,缓缓推入她的内。

 由缓到急,他一点点加快速度,姚璐也一点点适应。两人的节奏无比默契,每一进每一出都碰擦出无上的极乐之感。

 柔的皱褶带来重重叠叠的快,一波又一波,让唐奕衡餍足的同时又想需求更多。他紧紧的扣住她丰腴的,让她只能接受他的给予,随着他一起疯狂。

 他不断地在她的体内驰骋,欣赏着她处于情之中而特有的娇媚表情,时断时续的呻声更是他最佳的催情剂。

 而姚璐在则在他身下承,享受着被他填被他贯穿的美妙感觉。“宝贝…舒服么…还想要么…”唐奕衡息着问身下的可人儿。

 姚璐感觉全身绵软无力,早已瘫软地如同一潭水,看着心爱的男人结实的膛,以及沿着脸庞利落的曲线而落下的汗水,顿时觉得他感异常,她忍不住想要更多,也想要给他更多。

 “好舒服…还要…我还要…更多更多…”

 “小乖…脚再张开些…对…好乖…”他将她的双腿扒得更开些,一下下顶得更用力了,似乎要穿破她的子壁一般。

 “啊…好深…你慢一点…”姚璐难忍地求饶。唐奕衡怕她承受不住,却又想让他们彼此的快持续加温,于是便变换着速度,或浅或深地着,更添另一番乐趣。

 屋的息娇声,房内,大上,两个人缱绻绵,无边。

 ----

 正在上网的唐奕衡正巧看到一篇帖子:“巧克力身──夫间的游戏”

 唐某人点进去看了,扫了两眼,视线停留在那一句;“夫间适当的游戏有利于促进夫的感情生活。”所以呢,他也该做点什么来促进一下么?虽然他们的感情生活绝对…和谐…

 但是,巧克力…身…倒也是个不错的想法。于是当天下午两人逛超市时,心里正在盘算着的某人一反常态地拿了一瓶巧克力酱。

 姚璐愣在一旁,着实意外着向来不喜好甜食的唐奕衡竟然会买这种东西。什么都来不及问,某人竟伸手又拿了一瓶。姚璐彻底呆住了“你这是…”

 “我怕一瓶不够。”唐奕衡出一抹温柔的笑。“你想吃这个?”此时,可以用震惊来形容姚璐的表情了。

 “是啊,最近突然有点兴趣。”唐奕衡答得随,见姚璐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又笑了笑,宠溺地抚摸她的长发“怎么了,小宝贝,有问题么?”

 姚璐摇摇头,说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小曲结束,之后两人的购物之旅还是如以往一般顺畅。回到家里,姚璐洗完了澡就窝在上看书。之后唐奕衡也洗了把澡,并将巧克力酱准备好。

 推开房门,投入的小女人也没有察觉到他。直到在她身旁躺下,姚璐才淡淡地问“洗好了?”专注于的她头都没转一下。

 唐奕衡有些微的不,闷哼了一声,接着侧身抱住她。真丝睡衣柔滑的触感仿佛软化了他的心。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香气更叫他沈溺,她总有魔力安抚他的情绪让他感到一种足与安宁。

 姚璐嘴上说着不要闹了,身体上却没有任何行动,任由他抱着,只是视线尚未转移到他这边。

 唐奕衡轻她的耳垂“宝贝,你好香…”小小的耳垂也煞是可爱。姚璐只是轻声嗯了一声便不理睬他了。

 这下唐奕衡又多了些怒气,他这是…分明就已经这么明显地在求了…她竟然还这么无动于衷!

 一本小说而已,难道比他的吸引力大这么多么?看来的确有必要好好促进一下他们夫间的感情生活了。

 他忽地走姚璐手上的书,将其放到了自己这边的头柜上。姚璐略带些怒意地看他,恰到好处的怒意,带点倔强不服的表情,渲染出了另一番风情。

 她动了动,唐奕衡自然知道她是要抗议他了,于是他捕捉住她的红,不给她任何机会。

 他先是轻轻咬住她的,放在舌间温柔地亲吻,再逐渐加深,柔柔地覆盖上去,撬开她虚弱的抵抗,寻到那柔滑的舌,勾在一起缱绻地抚慰。

 霸道的舌尖探进香甜的小嘴,滑过贝齿,住丁香小舌,恣意挑逗,将属于她的甜美香津尝个彻底,不留一丝空隙。

 舌尖被他用力,他的气息扑鼻,让她的抵抗渐渐软弱,不由自主地软在他怀里,任他的舌在她嘴里逗

 最后他轻轻咬住她红润的下嘴,满意地看着她泛起红晕的脸庞。终是笑着放开她。

 “宝贝,今晚我们来试试这个…”

 ----

 姚璐纳闷地看着他手里的巧克力酱,是下午买的那瓶没错。

 可是,要做什么?唐奕衡将巧克力酱抹在手指上,然后指尖描绘着她的形。姚璐感觉黏黏的,下意识地伸出小舌试图上的巧克力。

 却被唐奕衡的舌头勾住,含入嘴里,一番绵自是不可少。他的在她的上,紧紧相贴。待离开时,他的上也沾了不少巧克力。

 “乖宝贝,帮我掉…”姚璐自然地环住他的脖颈,唐奕衡配合地靠近,温热的触感,滑柔软的香舌,她每一次的都让他陶醉。

 “小乖,好吃么?”他柔声询问。“嗯…”姚璐轻细地应着,上残留的巧克力让她显得异常可口。

 “那么,我也来尝尝…”唐奕衡霸道的舌再度席卷而来,攫取她的甜蜜。双手也没有闲着,分别扯下她两边的肩带,再往下拉。她的双在空气中。

 形状是那样地完美无瑕,上头缓缓立的两颗珍珠,就像初的樱花般人。

 右手手指轻拈着谈论左边那颗可爱的粉红色蓓蕾,唐奕衡望着她额上的那层薄汗,以及因羞涩而不断扬动的长睫,再也不考虑地一口含住她右边的尖。

 “啊…”姚璐惊呼一声。唐奕衡口中的蓓蕾逐渐紧绷,立。他知道,小宝贝也动情了。他继续挑逗着姚璐,一只大手沿着她修长均匀的大腿缓缓而上。

 他的大掌感觉得到她身下不断沁出的汁,更感觉得到她不断颤抖着的花瓣,因此他更是用力地着她的尖,满意地听着她发出一阵阵破碎的呻

 他喜欢她这样,喜欢看到她情动的样子,喜欢她热情地回应他。他不想只是他一个人这般疯狂,他喜欢看到她在他身下承时失控的模样,他要她陪他一起疯狂。

 他将巧克力酱倒在她的前,然后细心地抹匀。指尖滑过她美丽的锁骨,滑过她傲人的雪,滑过她充血的尖,滑过她感的小腹…

 看着原本雪白的身子在自己的指间慢慢变为巧克力,唐奕衡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

 他的舌取代他的手指,沿着刚刚的线路,又重新走了一遍。他不爱甜食的,从小就不爱。但是,今天是个例外,他一路过来,没有丝毫的厌恶,相反的,他还想要更多。

 姚璐也情动难耐,唐奕衡在情事上算得上温柔,他总怕她痛,而做足前戏。但是今天的他,却比以往任何一次更温柔。下体已经透了,她觉得好空虚,她好想要他。

 好想要他霸道地填她的空虚,想要他们的身子亲密无间地契合,想要他壮的膛给她温暖和安全感。

 “啊…”在他的舌尖伸入她的肚脐时,她浑身颤抖,呻出口。真是羞人,他什么都还没有深入呢,她竟然就高了,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一般。
上章 卻成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