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成欢 下章
第二十四章
 “小得好紧…宝贝,是不是浑身发热,我帮你把衣服了,嗯?”

 姚璐点点头,她热得难受,迫不及待想要与自己的爱人合为一体。于是唐奕衡三两下就除去了她身上的障碍物,只是独独没有掉她的蕾丝文

 他扳过她的身子,要她与他面对面,姚璐趴开双腿坐在他大腿部的位置,几乎是下意识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唐奕衡喜欢这个体位,因为在这个体位下,姚璐有时也会手掌主动权,主动取悦他,而且他还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高时的人表情。

 面对此等佳人惑,身为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唐奕衡如何能坐怀不,他困难的,嗓子里干渴如裂的大地,熊熊火从小腹燃起,烧遍全身。

 手指再次探向她的下体,惊喜地发现小宝贝已足够润,不能够再等了…

 他撑开她娇口,扶着自己的坚硬进入她的身体。等了几秒,待她适应后,用力一顶,全没入,硬生生地顶到她的最深处。

 花心传来了酥麻感,好似有只小猫在挠般,又痛苦又舒服的姚璐忍不住发出娇“啊…嗯…”这般人的呻大大刺了正处在情煎熬中的唐奕衡,他展开更为凶猛的攻势,快速而有力地进出这,发出“噗哧,噗哧”的声。而姚璐则是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韵律而摆动,麻麻的快窜过她身上每一条神经。

 好热,她觉得自己被他完完全全地填,硬热的男不断地送着,摩擦出恼人的喜悦。唐奕衡解开她背后的罩口子,却又不拿下“乖宝贝,动一下,会让你更舒服的…”

 姚璐自是听话地运动着,随着身体的起起伏伏,未拿下的罩也在不停晃着,有一种遮还羞的情惑。

 姚璐漾着解开了扣子的蕾丝罩,唐奕衡则在不懈地用力进他的灼热,略显冷淡的表情中,泛起一种微红的温度。

 几分钟后,唐奕衡推高她的罩,低头含住她立的尖,重重地。姚璐浑身都颤了一下,同时发出小猫呜咽般的呻“嗯…唔…”“这么感啊…”唐奕衡满意地笑了,玩了一会儿后,含住另一只沉甸的雪,舌尖住粉蓓蕾,用力着、着,偶尔还故意用牙齿轻咬,而大手也不放过剩下那一只

 雪白的玉,随着舌尖的逗,手掌用力捏握而产生阵阵电般的快。“主人…轻点…啊…嗯…会痛…嗯…”被男人的舒服,姚璐半眯着大眼,仰头享受快

 “明明下面的水得越来越多了…”手伸到两人的结合处,指端恶地挑她花上方的感,梳理着她黑色的发,他自来就是调情高手。

 ----

 “是痛还是舒服,嗯?”姚璐不回答他,自顾自地摆动纤细的肢,尽显妖媚。

 “痛的话,就不要继续了,怎么样,宝贝?”明知他成心逗她,姚璐还是沈不住气“不要…我要你…”“那告诉我你的感受…”姚璐抿抿,一下子喊出来“舒服…我感觉很舒服…所以不要停…”

 “可以,不过,求我。宝贝,试着求求我…”手指滑过她的脸庞,痴地望着她情动时的人模样。“主人…求求你…给我…我不能没有你…”闻言,唐奕衡浅浅地笑了,足以倾倒众生的笑。他抵住她的鼻子“你可真敬业…我亲爱的小女仆…”

 然后用力一,仿佛用尽全力般,深深地融入她的体内,非要与她灵魂相才肯罢休似的。

 他的手环在姚璐的背后,摩挲着她光滑的肌肤,他的嘴啃咬这姚璐前白的肌肤,在上面留在斑斑红痕,像是在印下宣告占有的印记。

 她每动一下,都能感受到男坚硬在自己身体里进出,摩擦带来的快让人祈求更多,神经的战栗刺着大脑皮层,思维开始散

 她开始微微着气,一阵阵地颤栗,女的柔软收缩着包裹住男的宏伟,甚至能感受到上面的脉动。

 娇因反复而外翻,嫣红的随着身上男人的翻进又翻出,沾了香甜的花还有男人白浊的体,靡的香气刺着身上的男人。

 他的推进出淹没了体内的悸动,而他的神情里却有一种难言的温柔。他愈捣愈快,她全身都像被抛掷在空中,白热化的情蒙她的感官,掳掠她的理性。

 此时此刻姚璐除了呻已发不出其他声音。唐奕衡不停地快速进出,享受着与她肌肤亲密相贴,感受着她覆盖着一层薄汗的体温,她总是给以他难以名状的温暖,让他无法离她身旁。

 记得几年前她问他“对于你而言我到底是什么?”他答曰“你是我的毒。”他看到她闪动的明眸,看得出她在强欣喜之情,然最后她还是笑了出来“你好麻,又好老土,我怎么会喜欢你的?”

 其实他没有撒谎,对于唐奕衡而言姚璐是一种毒,深入骨髓,戒不掉亦不想戒。他对于一切都是风轻云淡的,唯独她,与她有关的一切他都无法漠视。

 他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渴望,他需要她,他喜欢独占她,近乎疯狂。他一次次贯穿她的身体,感受她的柔软,他爱她,深深的,狂热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爱可以只是逢场作戏,可以只是生理需要,可以没有半点爱。

 但是当一个男人爱着一个女人时,那么他一定会想要侵占她,会想要埋入她的体内,看她为他高时的表情。唐奕衡便是这样地爱着姚璐。

 ----

 孟谦逸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却毫无反应“晴晴,是我,开门。”

 唐安晴闻声开门让他进去,脸色却不好看“你替他们来劝我么?”孟谦逸静静地看着她,三年不见,她长得愈发美丽可人了,他似乎都快不能抑制自己了。

 “比起他们,我更在意你的意愿…我没有想过要你去…”“你倒是很会说好听的…这三年…你有女朋友了吧?”她终于问出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孟谦逸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起来“没有。”“骗人…”唐安晴心里明明是甜滋滋的,却还装着不相信。“我为什么要骗你?”这表情,这语气,小丫头果然还是和三年前一样。

 唐安晴嘟着嘴,娇憨得可爱“谁知道你啊…”这模样让孟谦逸再也止不住心里的悸动,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脸庞。

 唐安晴诧异地与他对视,仿佛在询问他的用意。“晴晴…”他温柔地唤着她的名,深情款款地看着她,郑重地吐出几个字“我喜欢你…”唐安晴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他,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孟谦逸竟也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偏过头“我想如果你没有喜欢的人…那可以试试和我在一起么…”

 唐安晴被他少有的别扭模样逗笑了,她凑近他的脸,盯着他不敢看她的眼“一向沈着冷静,处变不惊的孟少也会有今天这小媳妇样啊…”她猛地环住她的脖颈,他与她对视“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看不出我喜欢你喜欢了十年了呢?”

 “十年?”孟谦逸抬头对上她充笑意的双眼,与她咫尺之距,他的心仿佛要跳出膛一般。

 他喜欢她多少年了,也有十年了吧,原来彼此心里都有意却都因不明了而不敢言明导致错过了这么多年。

 不过从今往后不会了,再也不会浪费一秒。孟谦逸覆上唐安晴的软,极尽温柔。

 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吻她了,这个场景天知道他梦到过多少遍。唐安晴却不安分地伸出小舌他的瓣。

 他哪里经得住这种惑,也主动伸出舌头回应她。两人的紧紧贴在一起,舌头着,口中的津不断被换着,有些还从嘴角出,两人却都不管不顾,吻得投入忘我,仿佛要将对方入自己身体里。

 听着唐安晴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孟谦逸知道该放开她,不然这么下去他也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极不情愿地松开她的,最后还恋恋不舍地在她红肿的上啄吻了几下。

 “晴晴,好了,别闹脾气,早点休息…”他自己离开,身下的硬物不断在给他警告。可是那双小手却牢牢拉住他“不要走…”

 甜美的声音在恳求他“逸哥哥…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孟谦逸心里又惊又喜,他们才刚确定彼此的心意而已,这小丫头真的愿意么?

 “当然,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那里…不难受么?”原来她早就注意到了。孟谦逸心中的喜悦瞬间锐减,如果只是因为这个…“不要紧,冲个澡就好了,你没必要…”

 “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你是孟谦逸,我才愿意。不要躲我,相信我,这会是我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

 她的笑仿佛是在给他鼓励。一股热血冲至头顶,哪怕是自制力强如孟谦逸也没法再拒绝她的邀请了。

 他将她轻柔地推到在,然后覆上她,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真的可以么?”觉得一切好似梦境般美好,他不由自主地变得小心翼翼。

 “你不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唐安晴的表情里是幸福与期待。
上章 卻成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