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成欢 下章
第二十五章 男人的味道(全书完)
 孟谦逸开始吻她,从她的发吻起,他吻得很小心很温柔,像对待全世界最珍视的宝贝一般。

 “小笨猪…你好香…”听到那个熟悉却又久违的称呼,唐安晴的心颤了一下,那是儿时他对她的称呼,只对她,她也只许他叫,以前哥哥要这么叫她,她都会闹脾气。

 因为她喜欢他对她的专属称谓,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她更喜欢他这么叫她时声音里暗含的宠溺与温柔。

 吻来到眉间,鼻尖,轻柔的,柔软的,却叫人陶醉。最终停留在她粉瓣上,他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发出暧昧的接吻声。

 然后舌头顶开她紧闭的牙关,找寻她的小舌,与之绕,换着彼此的津

 唐安晴喉间飘出细微的呻声“嗯…嗯…”这犹如催情药一般刺孟谦逸的大脑皮层,他好想进入爱人的身体,感受她的柔软和温暖。

 但另一方面他也在不断克制自己,告诉自己,这是晴晴的第一次,一定要慢慢来,不能疼她。

 半响后,他离开她的,扯出一条长长的银线,看着她被吻得又红又肿的瓣,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足感。

 “喜欢我的吻么?”他很在乎她的感受。“嗯…刚刚是我的初吻…你…是不是吻过很多人了?”

 她脸颊泛红,表情里竟透着一些小委屈。“刚刚不是我的初吻。”竟然不相信他对她的情深,他决定逗她一番。

 果然身下的小人一脸失落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也已经二十三岁了,又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没人喜欢你?”

 “其实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偷吻过一个女孩,当时她睡着了所以不知道,那就是我的初吻。

 她呀,迟钝得要死,到现在还不知道,真是个小笨猪。”唐安晴也是一点就通的聪明人,当然知道他的言下之意“你偷吻我?”

 孟谦逸笑道“是啊,所以准确的说刚刚也不是你的初吻。”小人儿的脸上刚出现一丝喜悦却又马上消失了“那之后呢,你有吻过其他女孩么?”

 没有办法,她就是很在意。孟谦逸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发出低沈却悦耳的声音“这辈子只你一人。”

 每个字都打在唐安晴心上似的,她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一次再也止不住心中的喜悦。颈间传来微微的痛感,她却毫不在意,她喜欢把自己交给他,喜欢承受他对她的爱。

 孟谦逸出了几个吻痕,星星点点落在她白皙的颈侧。他喜欢自己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小笨猪,你是我的!”接下来,燃烧的情让两人都变得疯狂起来,三两下就除去了彼此浑身上下的遮盖物。

 看着眼前这具结实的膛,唐安晴的脸不自自主红起来,他好感。前突起的两点,她好想摸摸看。正好孟谦逸俯身靠近她,那两颗小果实就在眼前,唐安晴伸出小手捏了捏。

 “呃…”意料之外的触碰让孟谦逸有种意想不到的快。“很舒服么?”她看得出他很享受的样子。

 “嗯…”孟谦逸大方承认,他相当喜欢她的触碰。于是唐安晴捏了捏另一边,再是两边一起捏着。强烈的快让孟谦逸想抢回主动权,他真的难以收受她这般拨。

 “那么我也来让你舒服一下吧…”他没有抚摸而是直接将她丰的顶端含入嘴里,舌尖来来回回地,偶尔轻戳几下。

 从未感受过的感觉让唐安晴几近难以自持“啊啊…啊…啊…”好奇怪的感觉,浑身发热,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涌出,心里好好麻,可是却好舒服。

 转到被冷落的那边,孟谦逸重重地了一下。“啊…嗯…好奇怪…身体变得…好奇怪…”“小笨猪,要我继续么?”他希望得到她的肯定。

 “虽然好奇怪,但是又好舒服…不要离开我…逸哥哥…”

 ----

 “不会离开你,小笨猪,你要什么我都会给的…”

 指尖爱抚着她的大腿内侧,来回几次后才触碰她的花心。明显的意让他喜悦万份,找寻到她的小珠后,他不断以指腹摩挲着。

 “嗯…好舒服…”第一次领略到这般快的唐安晴已然沉醉其中。而孟谦逸则忍得难受,下身的男早已抬起头立在那里,在今夜之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望可以这样强烈。

 一手指探入她的小,他温柔地为她扩张着。“会疼么?”他看到她微微皱眉,不有些担心。

 唐安晴笑着摇摇头,她知道女人第一次总是疼的,但她不怕,只要那个人是孟谦逸。

 一想到他们即将结合为一体她就毫无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心喜悦。她的双手绕住他的脖颈“你…进来吧…你忍得很难受吧…”这小丫头还在为他着想啊,他心动万份却还是有些不忍“会有点痛,你能为我忍忍么?”

 “放心,忍忍就过去了…”于是,孟谦逸扶着自己的男对准她的紧致,头部稍稍顶入,他怕她痛得受不了所以只能慢慢的。

 毫无任何经验的他显得生涩无比。渐渐顶到里面“啊…”顶破那层膜的刹那疼痛还是让唐安晴忍不住轻呼。“很痛么?”看到鲜血从两人的结合处滑落,孟谦逸心疼不已。

 “现在好点了,你再给我五分钟,让我适应一下。”就这样,孟谦逸保持着在她体内却不动的姿态,如丝绸般滑的小紧紧包裹着他的昂扬,天知道他多想在她体内驰骋,多想不顾一切地占有她,但是理智还是占据上风,让他再难受也只有忍着。

 五分钟后,唐安晴主动让他动一动,这一动便难以再停下来了。两人都是初经人事,却都在这第一场愉中得到强烈的快

 他迅猛地顶着她,抓住最后一丝理智道“小笨猪,如果痛的话不要勉强,我随时可以停下来…”

 “不要停…我想感受你…”她环着他的背,好喜欢,真的好喜欢他,这样抱着他瞬间就有了无尽的安全感。

 汗水顺着孟谦逸的脸颊滑落,时不时发出几声低吼,一切都让他显得更加感。唐安晴沉其中,不自觉地主动献吻。孟谦逸自是不放过此等良机,紧紧绕着她滑溜溜的小舌。

 身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疼痛感早已消失,唐安晴感受到那里传来的阵阵酥麻感,在他退出的时候,感觉很空虚,而在他进攻的时候,却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足。

 初尝情的两人很快就双双濒临高,随着孟谦逸的一声低吼,白色的种子洒在唐安晴的体内。

 暖暖的,还在不断向外,也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孟谦逸望着下体一片泥泞的唐安晴,二话不说横抱起她,进到浴室里为她清洗着。

 洗完后再为她擦干,抱着她回到上,期间只问了她一句难受么,就没再说其他,不过眼的宠溺还有温柔的举动都让唐安晴很开心,开心中还带着些许羞涩。

 最后两人一起躺在上,面对面拥抱着彼此,唐安晴将头埋在孟谦逸的膛,轻轻落下一吻。

 孟谦逸的身子一僵“晴晴,别动,我会忍不住的。”唐安晴嘻嘻笑了几声,转而轻声说“逸哥哥,我爱你。”即使只是细微的声响,孟谦逸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小笨猪,我也爱你。”

 ----

 自从怀孕以来,姚璐就变得异常嗜睡,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上度过的。

 唐奕衡从公司回来的时候姚璐正躺在上。他轻手轻脚地大开卧室的门走到边,看见可人儿纯净的模样之时忍不住在她的粉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姚璐正巧处于浅眠时段,就这么被他吻醒了。“醒你了?”唐奕衡轻声问道。“嗯…我也睡了很久了…”姚璐睡眼惺忪。

 “没关系…再睡一会吧…我去做晚饭…”唐奕衡走却被一双小手拉住“你会做饭?没有叫阿姨来么?”

 “阿姨这两天回乡探亲,就只有我了。”随即笑了笑,刮了一下姚璐的鼻子“小东西,可别挑剔,好不好吃都得吃一点知道么…”

 姚璐笑笑“不会难吃的,你那么聪明,从小到大只要你想做的事没什么做不成的。”听到爱人的夸赞,唐奕衡心里一暖,捋过姚璐耳边的碎发,又在她高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姚璐躺在上,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兴许真的已经睡得够久了。可是…部…为什么觉得那么呢?姚璐将手放到上,似乎…又变大了呢…

 唐奕衡端着一碗鱼片粥端进来的时候姚璐还是躺在上难以入眠。唐奕衡坐到上体贴地让姚璐靠在自己的膛上,就这样圈着她喂她喝粥。

 “很好喝啊…”姚璐不忘夸赞。“你喜欢就好…”唐奕衡笑笑,为她把一调羹粥吹凉。

 “衡…你这样养我我一定会胖很多的…”姚璐撒起娇来。“我就喜欢把你养胖…”将一勺粥喂入姚璐口中,紧接着用舌尖轻她嘴角残留的体。

 姚璐惊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瞬间一股热遍全身。部…似乎更了些…好难受…差不多将一碗粥都喂完了,唐奕衡很是满意,轻刮了下怀中小女人的鼻子“老婆,真乖。”

 姚璐的心情却远不如他,部传来的阵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很是困扰。看见爱人难受的表情,唐奕衡心下一紧“怎么了,不舒服么?”

 “部…好的感觉…难受…”姚璐如实相告。几乎查遍所有孕妇注意事项的唐奕衡明白大概是了,他本以为还要再过一段时间的,没想到怀孕才三个月的姚璐便已出现这种症状了。

 “小宝贝,别怕,解开衣服给我看看好么?”姚璐倒也不矫造作,当下解开衣扣,褪下文。似乎…更丰更浑圆了呢…唐奕衡被眼前的一对巨深深吸引着,手抚摸了几下,指尖滑过尖。

 怀孕的姚璐身体比平时更为感,一经触碰,尖便起了,高高地立在那里。

 唐奕衡看着它绽放,终于也忍不住了,一口含住翘起的小尖。用力一。竟然…有些许散发着幽香的入嘴中。

 “宝贝…你分泌出汁了…”姚璐相当意外“真的么…我怀孕也没多久啊…”“是啊,我也意外…小宝贝,你好甜呢…”虽然不多,但入嘴中的体别有一番清甜之感,唐奕衡很是陶醉。

 不停的着,终于将一边的房中的尽,转而攻向另一边的丰。唐奕衡得很投入仿佛真的是一个哺期的小婴儿,姚璐看着他沉醉的样子却又觉得好幸福。

 待将两边的汁都光之后,唐奕衡还是依依不舍地望着姚璐的一对丰,手指拨着她感异常的尖。

 “啊…衡…别闹我呀…”讨厌…竟然有感觉了…唐奕衡虽然也想逗他可爱的宝贝,但是现在宝贝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贝,他不敢冒这个险。

 也许还要再等一会儿,三个月还不稳定,但是,似乎也不需要再等多久了。

 ----

 “孟少,这是你上月刚从国外买回来的,是匹经过特训的好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中年男子牵来一匹棕色宝马,信誓旦旦承诺。

 “老余,我当然相信你的眼光。”孟谦逸温和一笑。其实老余非常欣赏这位少爷,明明出身豪门,却从来没有少爷架子,温和有礼,总是笑脸相

 “朝北的那块地没什么人预约,我就自个儿做了个主,把那只留给您一个人了。”“其实不用这么客气,我不介意跟大家一起。”

 “一个人总是更好施展的,既然条件允许,那您也别跟我客气。好了,不打扰你们了。”

 待老余走后,孟谦逸才宠溺地刮了下唐安晴的鼻子“明明之前说好要跟我一起骑马的,怎么还穿裙子来?”“这裙子是新买的,我很喜欢,想让你看看嘛,好看么?”

 “嗯,还不错。”“哼,真没情调。本来以为你会说你穿什么都好看之类的话呢,白期待了。”唐安晴嘟起了小嘴。

 “哪有这么麻的,小丫头小说看多了吧。在国外都有这么恶心的小说么?”“不睬你了。”唐安晴转身就走。却被孟谦逸一把拉住。

 “这地方你又没来过,别到处瞎走。来,我牵着你。”

 “又不是马,谁要你牵了。骑你的马去吧。”唐安晴虽留恋他手心的温暖却还是强自己挣脱,这傻男人,真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都爱听甜言语么?

 “这又是闹什么脾气了,嗯?”孟谦逸无奈,见唐安晴还是不理睬他,只好顺着她的意了“好了,晴晴。你今天很漂亮,你无论穿什么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我有多喜欢你难道你感觉不到么?”

 “非要人家这样跟你闹,你才会哄人的么?真是块木头。”虽然这话有一大半都是她着孟谦逸说出来的,但是听到这少有的甜言语,唐安晴还是很心动的。

 “这种话何必挂在嘴上,我们之间的感情只要彼此明白就好了,放在心里,慢慢沉淀不好么?”唐安晴自来是知道孟谦逸内敛的性格的,他就是这样,喜欢把感情都放在心里,而不是嘴上。

 他虽不如一般男人那样会哄人,讨人开心,但是他却远比他们深情。离开中国这么多年,他心里始终牵挂着自己,这点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点不正是自己最喜欢他的地方么。不过明白归明白,她还是不会放过这种可以跟他闹闹小别扭再听他说说小甜言的机会的,

 她喜欢看到他为她无奈却用脸温柔而宠溺的表情。“我要跟你一起骑马!”“晴晴,你穿着裙子呢,不方便吧…”孟谦逸很是犹豫。

 “裙子又不短,都到膝盖了,不要紧的,再说…这里除了你我也没别人了,又没有人会看到…”

 见孟谦逸还在犹豫着,唐安晴只得使出绝招“我要骑嘛,我要骑嘛,谦逸哥哥,答应我啊…”她的撒娇自小就是孟谦逸的死

 “好啦。”于是孟谦逸先将她抱上马,然后自己再坐到她身后,双手从她的手臂下穿过,拉住缰绳。

 唐安晴将自己的后背贴到孟谦逸坚实的膛上,并吩咐他将自己围得更紧些。

 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而身后的怀抱却更加温暖,唐安晴万分享受着着鼻间的男气息──那是她所爱的男人的味道。

 (全书终)
上章 卻成欢 下章